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近期心愿突破日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围脖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晒个婚书

2018-6-12 0:08:06 阅读112 评论12 122018/06 June12

我和程序员先生是在一个读书群里认识的,那是一个上海很大的读书群零零散散拉出来的小群,人来来走走,阵地从QQ换到微信,现在群里还有十多个人,关系非常好。当年绝大多数都在上海,不过过了很多年,也有不少散落去外地了。

给我们写婚书的孩子也是读书群中人,今年还在读研,坐标福建,尚未见过;他和我读书品味非常相似,我们俩都喜欢看回忆录,喜欢上世纪二三四十年代的文人生活;他是工科生,业余喜欢研究书法,写得一手好字,喜欢抄书,我字不如他,却也喜欢抄。

他很早之前就说起自己给人写过婚书,后来群里的人纷纷说我们要是结婚就找他写婚书,我和程序员先生要结婚,他也很自然地送上祝福。

这份婚书的原文似乎来自民国,很有风韵,可惜我初看时连字也认不全,他还附上一张纸条说这婚书写得很“稚拙”,唯祝福真诚,一副希望我们原谅他的谦虚样。其实文来自民国,字来自他,哪里谈得上稚拙,简直是结婚前最好的礼物。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书向鸿笺,载明鸳谱,宜室宜家,尔昌尔炽。谢谢你们的祝福,真美。

作者  | 2018-6-12 0:08:06 | 阅读(112) |评论(12) | 阅读全文>>

《风雪夜归人》:平庸却像是谈了场恋爱

2018-6-8 0:35:30 阅读40 评论0 82018/06 June8

硬要说起为什么会去看《风雪夜归人》,大概就是因为那次我在保利剧院看完《解忧杂货铺》的话剧,鲜嘎嘎地跟宣总说起我在北京看了第一场话剧,然后被宣总劈头盖脸一顿:你好不容易跑趟北京,不看国话,不看人艺,看什么畅销书改编的话剧??

后来就一直盯着国话和人艺的上演时间,看中了吴祖光的老本子配上余少群,找了个空档一个人去看了《风雪夜归人》。

坦白说,这个剧本的架构实在过于老旧,整体情节只能算一般,女生的感情与男生的启蒙转折都非常突兀;国家大剧院的观剧体验也并不好,人群中始终有悉悉索索的交谈生,还时不时有人拿起手机拍摄,亮光此起彼伏……

但一切怨恨都终止于余少群。他甫一出场,这些恼人的场景仿佛都不存在了,尤其当他一席水墨画点缀的白袍站在台中央,不用开口,就好像整座场上只有他的头顶有一束光,温柔而圣洁,他的一颦一笑,都透出魏莲生的内敛、克制,还带有一丝童稚纯粹的禁欲。

有一幕,莲生在后台,“接待”完一波又一波的来客,好不容易清静下来,余少群手持折扇,轻吟起《牡丹亭》,款款朝舞台左侧舞去,为偷得了片刻悠闲而兀自欣喜。

我当时就坐在台下,左侧池座第五排,有一瞬,我觉得他仿佛望向了我,我第一次明白什么是书中所述“眼睛像一汪泉水”,也是第一次明白徐志摩当年为什么会对林徽因说“徽徽,我跌进去了”。

我后来跟宣总形容,明明是部平庸剧,观剧的心情却像恋爱般百爪挠心。

被那crush击中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瞬就想立即马上冲到后台,和魏莲生认识,我想知道是怎样的成长教化经历才能培养出余少群今天的气质。台上那么多男演员,坦白说,我觉得他们的角色都可以互换着演,唯魏莲生这个角色,非他不可。

作者  | 2018-6-8 0:35:30 | 阅读(4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问西东》:最后的青年

2018-6-1 20:44:40 阅读136 评论5 12018/06 June1

近日对工作提不起精神,想择一影片看之,鬼使神差选中了《无问西东》,看完竟无法平静。

最初想看这部电影是因为在微博上无意间看到了米雪的cut,她饰演沈光耀(王力宏饰)的母亲,一位家境殷实、受过良好教育的开明女性,影片中,意气风发的富家子弟沈光耀想弃笔从戎,米雪让他跪下,背家训,然后说了这样一段话:

“当初你离家千里,来到这个地方读书,你父亲和我都没有反对过,因为,我们想你,能享受到人生的乐趣,比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比如同你喜欢的女孩子结婚生子。注意,不是给我增添子孙,而是你自己,能够享受为人父母的乐趣。”

“你一生所要追寻的功名利禄,没有什么是你祖上没经历过的,那些只不过是幻光。”

“我怕,你还没想好怎么过这一生,命就没了啊。你明唔明啊?”

但沈光耀最终还是在教授吴岭澜的点拨下,赴了战场,牺牲了年轻的生命,过完短暂却充实的一生。

整部电影讲述的4段故事里,沈光耀的故事是最直白和热血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其流过泪,但我的确动容过好几次。在看到光耀开着飞机给贫穷的孩子投递食物时晃动飞机翅膀,我分明看到他眼中的满足,当孩子们一起唱起《奇异恩典》,这首用烂的歌依然有效地催下了我的泪;而当光耀去世后,米雪饰演的母亲穿着一席白衣坐在“三代五将”的牌匾下,听着双胞胎述说“华北之大,已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她走进厨房,端出了两碗儿子生前最爱的冰糖枸杞水,递给双胞胎,我在屏幕前,几乎泣不成声。

说到底,沈光耀是个“不孝子”——他在训练的空档给母亲写信时,一直撒着小谎,说“儿很好,母勿念,文章每日都写

作者  | 2018-6-1 20:44:40 | 阅读(136) |评论(5) | 阅读全文>>

和朋友辩“猎奇新闻”该不该存在

2018-4-28 0:10:01 阅读59 评论1 282018/04 Apr28

最近的状态是,有很多时间思考,却无时间记录,难得和朋友聊了一段还算有质量又完整的天,决定直接贴聊天记录。

背景是,该朋友和我算是读书品味最相似的朋友,理工女,我俩会互荐医学、环境、博物等自然科学类书,也有时候一起看看美食书历史书,经常一起交流心得。

她最近看了本阿兰·德波顿的《新闻的骚动》,一边跟我说好看,一边说感觉有点违背我的新闻理想,不确定要不要推荐。

对于这种看书已经跨入我的领域的书友,我是断不能输的,再说,我还真不信有什么新闻书给出的观点能刷新我三观,所以今天在通勤路上就怒看了之。

以下为聊天记录。

我:我在地铁上看了点《新闻的骚动》。@XX?为啥你之前说不确定要不要给我推荐这本书?

她:嗯,我觉得他的理念有些理想化,大概不适合现在状态的你

我:看了近30%,我觉得OK啊,其实很多内容都是新闻界“常识”,但是知道和做到又是两回事

她:嗯,是滴,和你要看的专业书搭配着来呗

我:是的,很合适。他有提到新闻故事不能单一猎奇,应该放在框架语境里去分析,这就是我想买的清华出版社那本《XXXXX》的核心内容,那本书是教你怎么把单一故事放到框架里

她:对呐。我挺喜欢他对于国际新闻、政治新闻那块儿的说法,哦,还有社会新闻那块儿,总归,要给出一个好的价值导向

我:中国新闻环境比他书里写的更复杂些。一头是猎奇换流量,一头是管制

她:是复杂一点儿,不是很自由,但这种不自由的情况,我认为也有一部分是媒体自己给自己挖的坑

作者  | 2018-4-28 0:10:01 | 阅读(59) |评论(1) | 阅读全文>>

新的一年,愿更多人健康

2018-2-22 11:49:00 阅读133 评论9 222018/02 Feb22

很久没有写博客了。

1月份正式入职新工作,被突如其来的强度和压力震慑到懵圈,内心有许多所思所想,但活得唯唯诺诺战战兢兢,不知每篇文章落点该落在哪里,竟连写作的勇气也失了去。

过年的时候,习惯性要给新的一年立一些flag。初五的晚上,我和程序员先生顶着夜色从家里往酒店走,趁着人不多大喊道:新的一年我希望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稿子!!

而所谓满意,便是无论是关注科普误区还是医改进程,无论是指出制度上的缺陷还是报道某些患者群体的艰难,我都希望自己的报道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中国看病的现状。

好坏皆可。

过年的时候,我一个非常喜欢的同行在家中洗澡时一氧化碳中毒,发现时已无呼吸心跳,送去医院,虽暂时抢救回来,但目前仍在ICU治疗,缺血缺氧性脑病,蛛网膜下腔出血,脑疝形成。

最新的进展是出现肾衰。

她是广州人,26岁,和我一样大。我和她在一次深圳的会议上相遇,那次会议大多如走过场,中间采访的时候,只有我、她和另一名记者3人不停地拖着院长采访,直到拖到院长上台发言。

后来我把所有与会媒体的稿件都翻出来看,只有她写得最全面最漂亮。

她人很可爱。我那时已经开始筹备辞职,也跟她有过几次聊天。有一回她带的一个实习记者为了偷懒,干了件非常违背新闻操作的事,被她发现,气得她连发朋友圈,又不能指名道姓说出实习记者干了什么,全是些无厘头的语气词。

后来我俩聊起来的时候,她说,除了气愤,更多的是后怕,那篇文章一旦发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她喜欢跳舞,帮朋友开了舞蹈教

作者  | 2018-2-22 11:49:00 | 阅读(133) |评论(9) | 阅读全文>>

一把大火烧光了北京的房源

2017-12-27 10:32:24 阅读118 评论13 272017/12 Dec27

一把大火烧光了北京的房源。

上周末去北京找房子,去之前已经给自己划定了区域,也联系过一些中介,满以为被带着在那片区域里到处看,一两天就能找到一间称心的屋子:一张床,一张桌,一个衣柜,离地铁站近一些,厕所别太多人共用,2500以下。

结果没成想,往年最容易找房的12月,今年成了噩梦,2500以下的房子要不离地铁站超过1公里,要不4家甚至5-6家合住,要不已经入住的室友把公共区堆得没法下脚,要不孤零零坐落在工业区,毫无人气只有大货车轰隆隆经过,要不就是隔断或二房东。

最可怕的是,即使是这样先天不足的房子,中介手上也找不出几套,一场大火引发了一场low-end人口大清理,一个月前北京的房子天天要“秒杀”,中介说,常常是他们带着客户去看房的路上就接到电话那套房子就已经被租了出去。

好几个中介自己也成了被清理对象,好在自己做中介,没有房子的情况下可以优先给自己整一套,还能有内部折扣。

直接后果是,最近中介们都纷纷放弃了租房业务,很多中介已经不考核员工的租房绩效,因为租房价格水涨船高(单间上涨500一室一厅上涨了1000左右),房源依然少得可怜,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成绩效。

我后来跟老胡说,回头我写回忆录的时候,其中有一段是我在20多岁的时候曾经顶着人口清理大潮北上,应该挺帅的。

说起来,北京的房租本来就比上海贵一些,在清理的大背景下尤甚。同样是均价7万多的地段,我在上海能用不到4000租个一室一厅,到了北京这个价位最多也就租个独卫主卧,几乎差了一档;更夸张的是,我在北京彻底见识了花式隔断,从

作者  | 2017-12-27 10:32:24 | 阅读(118)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