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近期心愿突破日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围脖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一把大火烧光了北京的房源

2017-12-27 10:32:24 阅读50 评论12 272017/12 Dec27

一把大火烧光了北京的房源。

上周末去北京找房子,去之前已经给自己划定了区域,也联系过一些中介,满以为被带着在那片区域里到处看,一两天就能找到一间称心的屋子:一张床,一张桌,一个衣柜,离地铁站近一些,厕所别太多人共用,2500以下。

结果没成想,往年最容易找房的12月,今年成了噩梦,2500以下的房子要不离地铁站超过1公里,要不4家甚至5-6家合住,要不已经入住的室友把公共区堆得没法下脚,要不孤零零坐落在工业区,毫无人气只有大货车轰隆隆经过,要不就是隔断或二房东。

最可怕的是,即使是这样先天不足的房子,中介手上也找不出几套,一场大火引发了一场low-end人口大清理,一个月前北京的房子天天要“秒杀”,中介说,常常是他们带着客户去看房的路上就接到电话那套房子就已经被租了出去。

好几个中介自己也成了被清理对象,好在自己做中介,没有房子的情况下可以优先给自己整一套,还能有内部折扣。

直接后果是,最近中介们都纷纷放弃了租房业务,很多中介已经不考核员工的租房绩效,因为租房价格水涨船高(单间上涨500一室一厅上涨了1000左右),房源依然少得可怜,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成绩效。

我后来跟老胡说,回头我写回忆录的时候,其中有一段是我在20多岁的时候曾经顶着人口清理大潮北上,应该挺帅的。

说起来,北京的房租本来就比上海贵一些,在清理的大背景下尤甚。同样是均价7万多的地段,我在上海能用不到4000租个一室一厅,到了北京这个价位最多也就租个独卫主卧,几乎差了一档;更夸张的是,我在北京彻底见识了花式隔断,从

作者  | 2017-12-27 10:32:24 | 阅读(50)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步履不停》:东方家庭文化的“撕裂感”

2017-12-6 21:46:32 阅读39 评论1 62017/12 Dec6

2015年的时候,作家弋舟曾写过一个专栏,名为《我在这世上太孤独》,关注的是空巢老人。其中有一个故事特别打动我。

那是一对省城电子研究所的研究员夫妇,两个孩子都考上了全国知名学府,用他们的话说,自己的一生“功德圆满”,但到了晚年,身体每况愈下,夫妇俩为了不麻烦子女,相依为命,你帮我量血压,我叮嘱你服药,终于有一天,还是双双进了医院。

孩子们从北京赶来。老头儿说,理性上,他明白,孩子即使赶回来,其实也做不了什么,但在看到孩子来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情感满足,而老太太则直接嚎啕大哭。

“我们这一辈子,传统观念不是很重,自认为我们的生命和孩子们的生命应当是各自独立的,可是如今看来,人之暮年,对于亲情的渴望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我们独有的民族性格,而现代性,说到底是一个西方观念,所以,当我们迈向现代性的时候,独有的这种民族性格,就让我们付出的代价、承受的撕裂感,格外沉重。”

“撕裂感”三个字,几乎道尽了东方文化中的孝道与现代独立文化趋势冲突下的百家愁容。

《步履不停》一书写的也是“撕裂感”,且绵亘在每个家庭成员间。

那是横山一家长子的忌日,每年,只有在这一天,一家人才会真正相聚。横山家的父亲是一名已经退休的医生,他一生致力于医术,也渴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走上这条路,长子的确继承了他的愿望,却在一次救人中溺水身亡,之后老人把希望寄托在了次子良多身上,但良多对医术毫无兴趣,当起了一名饥一顿饱一顿的绘画修复师,还娶了一个带孩子的再婚妇女。

父亲的“撕裂感”在于他热爱自己的事业,认为医

作者  | 2017-12-6 21:46:32 | 阅读(39) |评论(1) | 阅读全文>>

记宁波人抠门二三事

2017-11-11 23:24:57 阅读98 评论7 112017/11 Nov11

程序员先生是个宁波人。

在认识他之前,我单知道宁波人对钱算得无比清楚,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认识他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宁波人真能能对钱算得清楚到如此地步——在几毛钱面前,面子算个毛。

嗯,恕我跌入地图炮。

故事一

去西安的时候,程序员先生在某M平台上报名了兵马俑华清宫一日团,报团的费用含自助午餐,大概30块钱一个人。

上午先去了兵马俑,导游在路上介绍一天的行程时大言不惭地说:很多跟团旅游都包饭,我们这顿午饭应该是她见过最好吃的之一,远超大部分团。

而事实是,我从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饭!比长途汽车服务区还要再难吃10倍左右吧,跟我吃过的食堂们简直没法比。所有的菜色乌漆嘛黑,炖得一摊烂污,而且除了花菜炒肉里能找出几片白花花的肥肉,剩下的菜都是纯素,所有游客在盛菜时都是一脸大便色,嘟嘟囔囔地抱怨,两个游客为了一个看起来像火腿肠一样的菜争勺子争得差点打起来,最后一口咬下去是块纯面粉……

程序员先生也一边吃一边嘟囔,但不同的是,他还一边在M平台上跟客服argue——这饭也叫饭?我们根本吃不下去,等于没吃!不行!退钱!

我目瞪口呆地说,你好歹打了别人的菜,这谁会给你退钱啊?

但结局是,客服退了我俩各20多块钱。

故事二

我俩要去新加坡,在某C平台上买了某套餐,包含包括签证在内的众多服务,下单完成后却发现多了一张签证申请抵用券。

我说:下次用呗。

他:不行,期限很短。

然后果断在C平台上和客服argue,能不能把套餐内的签证项目取消退钱,我们自己申请签证。

作者  | 2017-11-11 23:24:57 | 阅读(98) |评论(7) | 阅读全文>>

美化记忆

2017-10-24 13:05:47 阅读50 评论6 242017/10 Oct24

1

跟老胡沿着长安街骑单车的时候,我找到了久违的静谧。

这是我第一次“进京”,高铁近夜里11点才抵达南站,安检,等车,待出租车开上南三环和东三环的时候,一路畅通,两侧的高楼内敛又不失巍峨。

北上的行程,原则上是个“坑”:客户的会议安排了英文采访,因为一个嘉宾主持临时没空,客户让我们公司找人救场,客户部的同事自然联想到了我,待我坐上高铁才知道,其实客户又另外找到了人。

所以这趟出差其实没我什么事儿,前前后后我也就给专家泡泡咖啡茶水以示存在,没什么负担。唯一暗自庆幸的,大概就是晚上约了出国小分队的同伴们吃饭,海阔天空地漫谈,讲故事,说笑话,笑到脸都发酸。

回到酒店的时候,时间又逼近零点,但我坐在大床上,枕边播放着Goose House的歌,我久违地,在集体活动后感觉失落,而不是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所有聚会对我来说都是消耗,找回了这一点,我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2

我很多年前就做过16型人格测试,当时测出来的是ENTJ,一种霸道总裁型人格,外向,话唠,死理性,张口闭口热血满天;后来时间长了,E(外向)和I(内向)的维度越来越接近,最近再做,虽然接近,但E的确已经很少是我的结果。

其实16型人格测试里,E和I所指的从不是话多话少,更多情况下是指自己能量的来源是外界还是内心,大学的时候,我的确热衷于学校活动,动辄和学生会那群人把酒言欢,通宵达旦,但现在,我愈发祈求一种平静的、无人打扰的生活,聚会和闲聊于我,越来越像一种负担,一种消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转变从何而来。

作者  | 2017-10-24 13:05:47 | 阅读(50) |评论(6) | 阅读全文>>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2017-9-18 23:09:34 阅读46 评论0 182017/09 Sept18

昨晚发生一件颇悲伤的事。

程序员先生想拉我一起看F1新加坡赛的正赛,我起先以看书进度跟不上为由拒绝了,在客厅翻开了《海都物语》,没看两页,他就在房间里大叫:你快来!这个发车太刺激了!

跑到房间,直播里正在一遍一遍从各个角度回放发车:两辆法拉利撞在一起,后面的红牛避让不及,三辆车扭在一起,连带着后面阿隆索的车身被撞出一个空缺,而第5位发车的小黑则“幸运”地选对了路线,避开了前面所有的车祸,攀到第一。

作为小黑的粉丝,我开心地打开微博,准备转发一下发车情况撒花庆祝……

然后,我竟然在微博搜不到任何F1官方账号,连之前一直关注的F1速报都停了更。

夜赛+雨,整场比赛其实状况百出,安全车出了好几次,影响了整场比赛的时间,以至于原定61圈的比赛因为耗尽了时间,在第59圈时就挥出了方格旗,这是一场多么跌宕起伏的精彩比赛。

但比赛结束了很久,我在百度上输入“F1新加坡站”,跳出的新闻都还停留在排位赛。

我按了N遍Ctrl+R,刷不出新闻,打开Guardian的APP,选Sports,硕大的Live F1 Singapore占据大半页面,连翻几页都还能看到F1新加坡站各个角度的新闻。

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作为一个F1车迷,我是拒绝相信这种情况的。

F1在中国的落寞其实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有一篇知乎帖子梳理过它在中国的辉煌,前后不过10来年的时间,这点时间,最多也就够让一个中学生赛车迷成长为对F1车票和周边具有独立购买力的少年。

作者  | 2017-9-18 23:09:34 | 阅读(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吃海鲜也不必跑嵊泗!

2017-9-8 22:26:31 阅读69 评论5 82017/09 Sept8

吃够了就跑。

——题记

上上周蹭着程序员先生的团建去了趟嵊泗。

嵊泗,舟山最北的岛,浙江最东的县,从上海过去,需驱车转海轮,算不上方便;但在都市环绕的上海,想来个weekend trip,像这样山山水水一站式配齐的地点,倒也不多。

所以,嵊泗作为上海周边旅游目的地,一直挺火。

我从来没有跟十来个程(da)序(zhi)员(nan)一起旅过游,这回首次体验,堪称一言难尽,硬要用语言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卧槽,这个景好,你们快来拍照!”“打什么牌?拍个小视频啊卧槽我要发朋友圈。”

要知道,程序员先生刚邀请我一起参加他们团建的时候,说的是“卧槽我终于可以带妹子团建了!”

(扶额

不过总体没什么负担,还挺开心的。

其实在人多的情况下,旅游行程永远不会推进得太快,好在嵊泗是个岛,多面环海,处处皆景,连驱车、等人,心情也无比开阔。

走在山上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起自己当年去Llandudno,和老爷爷老奶奶一路坐车上到Great Orme顶端,吹够了风延小道下行,到了海边,去码头上买甜甜圈边走边吃,见到路边的疯帽子和艾丽斯偶尔学着电影脱帽致个敬,最后躺在Happy Valley的大草坪上晒晒太阳,等海风渐凉,才回到城中的Hostel陪老头儿聊天。

那时候,我羡慕英国人的生活,梦想着在年轻时也能找到自己心仪的“度假”场所,一年一去,直到老去。

可惜啊,去嵊泗,我既找不到随处可见的艾丽斯雕像,码头也不开放,偶尔售出的零食和水,价格比上海还翻了好几倍,很不友好。

作者  | 2017-9-8 22:26:31 | 阅读(69)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