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近期心愿突破日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围脖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不是我的离职记

2017-5-16 22:33:45 阅读44 评论5 162017/05 May16

好久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估计能算得上近5年来最长的一次断档。

有时候我是想写什么的,遇到无趣的活动,想吐槽一下数百人一同浪费的生命;遇到不靠谱的合作者,也想鸡汤一把“认真才是最大的天赋”,然后打开博客,都无力地摊化了。

终于到X要离职了,我觉得我得写点什么。

X跟我是同一天入职这家公司的,比我大8岁,家族里流着高级知识分子的基因,他有着某国内知名财经院校的双硕士,我却总嘲笑他:你这文凭放在你家是给你家抹黑的吧?

他才不生气,坦陈得很,反正自小到大都是个活在毒鸡汤里的人。

大概是在社会里混久了,X身上有一股油滑气,喜欢踩着点上下班,做事从不用百分之百的力气;但他的业余生活绝不声色酒肉:阅片量早已轻松破千,60后到80后的话剧演出如数家珍,沪上知名的老馆子他一一莅临,对每家的菜色都能说出子丑寅卯。

到了过年,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跟那些花白头发的“爷叔”挤在光明邨门口抢食。

X向往的是那种80分的工作,就是自己有100分的能力,工作上发挥出80分就好,简单上下班,不必太累,所以他一直也没想通自己怎么会甘心折半了薪水跑到这朝不保夕的公司来,干着一份跟原先专业工作背景毫无关系的活儿,还待了那么久。

作为同事,很多人都没想通。

前两天在一场大会上遇见前同事L,L第一句就问起我:X还在吗?

我笑着说,可不是嘛,每个人都觉得他待了这么久不可思议。

连他自己都这么觉得。

入职一周年那天,他请我吃冰淇淋,然后跟我说,真没想到自己能在这待满1年,我说,哈哈,我也没想到你能待满一年。

作者  | 2017-5-16 22:33:45 | 阅读(44) |评论(5) | 阅读全文>>

《当呼吸化为空气》: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告别

2017-4-26 19:58:12 阅读36 评论0 262017/04 Apr26

医生,会惧怕死亡降临吗?

医生,在死亡降临前,会做些什么?

从进入医学院以来,我的心底一直在环绕着这样的疑问却无人解答。

我看很多的书,读很多的文章,听很多的故事,但鲜有人能满足我这方面的“好奇心”。

直到遇见《当呼吸化为空气》。

作者保罗曾获得斯坦福大学英语文学学位,文字功底极其扎实,他曾经梦想过和自己的朋友们一样,进入艺术圈,媒体圈,但最终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步行回家,听到花园里的奥古斯丁竟不再教导他手不释卷,而是发出了相悖的召唤:“放下书,弃文从医。”

他听从了召唤,选择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因为觉得“文学是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而神经系统科学则探索大脑最为优雅的程序”。

神外,是外科领域极致精细的“圣殿”,住院医培训长而又长,他在自己培训的第6年,查出了癌症——肺癌,第四期。

仿佛刚要走上人生巅峰,就无情地落下了一个巨大的休止符。

保罗在发现自己患癌之后,没有完全放弃。

他写东西,虽不知道哪一天会离世,但希望离世前能给人们,尤其是自己的女儿卡迪留下些活过的证据;

他甚至一度重返手术台,一边配合着主治医生的治疗,一边对他人进行诊治,直到精力、体力不支。

保罗是个坦诚的人,在书里,他会恐惧。

“我没有工作,过去的哪一个自己,那个神经外科医生,那个科学家,那个相对来说眼前有一片光明坦途的年轻人,仿佛迷失在了某个地方。”

会焦虑。

“要是我确切地知道自己到底还剩多少个月或者多

作者  | 2017-4-26 19:58:12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去绍兴,体验一遭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

2017-3-15 23:35:49 阅读254 评论4 152017/03 Mar15

从上海到绍兴去,不足80分钟的高铁,是可以说走就走的距离。

但作为我江浙沪中最后一块期待的城市版图,一拖再拖,再拖再拖,比起去嘉兴杭州,似乎晚了十好几年。

很惊喜,地处浙北的这座小城,竟颇有苏南水乡的软糯韵味,临河而建的仓桥直街上,黄酒酸奶桂花蜜的苦涩柔甜,至今想起,还在齿间。

在绍兴一共玩了2天,10个人,逛逛吃吃聊聊天,节奏无比悠闲。住处在鲁迅故里附近,下了高铁,一群人乘着BRT直奔咸亨酒楼,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当年在这曾排出9个大洋,调侃店员茴香豆的茴字有4种写法,因而“咸亨”二字便成了不只是孔乙己、鲁迅,更是绍兴的一张名片,像是苏州的得月楼、松鹤楼,你明知道它味道不会太出彩,形式会为了迎合游客而显得板正,却还是要去“点个卯”,从这里开始切入对绍兴的认识。

咸亨倒也不赖,旧式桌椅,阁楼天井,一应俱全,我们10个人挑了大桌区内的一张桌子,四周坐满了人,也不觉得吵,想来整座堂内吸音效果还是不错的。

绍兴的吃,也很有特色,就像绍兴的气质一样,既有别于北边杭州的硬朗,也不同于南方宁波的鲜咸,以“醉菜”和“臭菜”自成一派。

醉菜,多糟,糟鸡,糟溜虾仁,糟青鱼片,醉蟹,醉虾;臭菜,多霉,臭豆腐,霉干菜扣肉,霉苋菜梗,最后这道菜的味道也是爱者爱之,恨者恨之,我是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

看起来,除了霉苋菜梗,其他菜似乎在别处也常见,不过同样的菜放到不同的地方,做出来也会有些不同,绍兴本就以黄酒出名,他们的醉菜也多离不开花雕之类的酒品,比苏州上海常见的白酒糟醉就醇厚多了。(话说此处说苏州上海多用白酒可能有误,强烈求醉菜做法的科普,看到的解释五花八门啊)

作者  | 2017-3-15 23:35:49 | 阅读(254) |评论(4) | 阅读全文>>

《朱生豪情书全集》读书笔记

2017-3-8 0:02:52 阅读44 评论0 82017/03 Mar8

文前简单说两句:

对这书,其实不是完全喜欢。

怎么说呢,十分复杂的感情,他表达爱意时,直率得像个孩子,很是可爱;但很多时候,他对宋清如又很挑剔,甚至会对路人进行“刻薄”的描述,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我是会生气的。

过去我喜欢王小波的情书,不仅是因为他连写情话都不忘了飙才华,很多时候,从他的字里行间,我真的能感觉出李银河是这个世界上最棒最美的女人。

但在朱生豪的笔下,我时不时会感受到他的“优越感”,仿佛不是因为宋清如美好所以他喜欢,而是因为他喜欢了,所以宋清如才成为这世上最棒的女人。

这个感受时不时会闪现,所以读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内心简直……“跌宕起伏”。

好在大约过了1/3处,全书开始渐入佳境,除了聊空虚寂寞冷想你爱你等你,还开始聊些正经的翻译,嗯…反正我是宋清如我是忍不了他的,对事业认真没问题,但对爱人、甚至对路人,怎么能那么苛刻呢?

吐槽完毕,开始上鸡皮疙瘩金句。

=====

这里一切都是丑的,风、雨、太阳,都丑,人也丑,我也丑得很。只有你是青天一样可羡。

我并不要你也爱我,一切都出于自愿,用不到你不安,你当作我是在爱一个幻像也好。就是说爱,你也不用害怕,我是不会把爱情和友谊分得明白的,我说爱,也不过是纯粹的深切的友情,毫没有其他的意思。

对于见面我看得较重,对于分别我看得较轻,这是人生取巧之一法,否则聚少离多,悲哀多于欢乐,一生只好负着无尽痛苦的债了。

今天心里有点飘飘然。原因是一,昨天头痛一天,今天好了;二,

作者  | 2017-3-8 0:02:52 | 阅读(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Back to the basics

2017-3-2 22:06:33 阅读66 评论0 22017/03 Mar2

最近在追木村大神的医疗剧。

他演一个外科医生,遭基友“陷害”,去了美国,学得一身心血管大外科的卓越手艺后偶然回国,得知前女友(现基友老婆)脑干出有一肿瘤,决定不再回美国,而是寻找切除肿瘤的方法。

这部剧并不优秀,第一集尤其烂,但这个“让心外科医生开脑瘤”的扯淡设定,却驱使着我一集集看了下来。

最新一集里,他收到了美国同事的邮件,邮件末尾写了句“Back to the basics”,恰巧电脑屏幕后方放着一心一脑两个模型,陷入脑结构不可自拔的他,回归了熟悉的心外科……

叮。

发现了在脑中搭支架这个听起来更有些“扯淡”的方法。

Back to the basics,应当是“回归基础”的意思,字幕组却将其文艺地翻译为——回归初心。

如果Basics在这里既能翻译为“基础”(技能上的),又能翻译为“初心”(态度上的),那我得承认,我是被这个一闪而过的邮件戳中了的。

今天是3.2.,我跟程序员先生一周年,昨天刚从挪威回来的金子哥找我吃饭,忘了前后说了些什么,我中途曾提到一句话:我和我男朋友是上辈子都修了福。

夸别人的时候不忘了自己,像我这么不要脸的人大概不多吧。

但相处本就是一件双向的事.至少在我和程序员先生的价值观里,过日子,要有平等与尊重,要双方懂事,能够彼此付出.大概是谈恋爱没多久的时候,他就说我,没见过这么喜欢付出的女生,但在我眼里,他也很爱付出:听说我加班就自说自话帮我定外卖,知道我回家晚就提前帮我叫好车……简单的日常,揉碎了掺进日复一日的生活里时,连我自己都有点羡慕自己。

作者  | 2017-3-2 22:06:33 | 阅读(66) |评论(0) | 阅读全文>>

《Ethel and Ernest》:即使生活是日复一日的重复

2017-2-16 0:23:00 阅读63 评论4 162017/02 Feb16

你的理想/追求是什么?

最近半个月两度被人问起这个问题,自己因为工作陷入某种重复,也几次三番这样问过自己。

每次我都回答,我人生的理想是有一份喜欢的工作和一个喜欢的人,我觉得自己已经实现了全部理想。

说出这个略带“羞耻”的答案时,我是真的这么认为,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是常忍不住问自己,人生若在20岁时就能实现全部理想,之后的人生就剩无限重复,这是幸还是不幸?

过去我总害怕自己成为一个平庸无趣的大人,如果我的人生再没有新的追求,我是不是迟早会落入那个境地?

《Ethel and Ernest》给了我答案。

看《Ethel and Ernest》的时候,我觉得那对夫妇像极了我的外公外婆,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幸运地“自由恋爱”,可终其一生,两人说起话来似乎总是“劈了叉”。外公喜欢看书报新闻,尤其是时政类、军事类的新闻,吃饭时也离不开中央台的背景声,外婆懂得不多,最常感叹的是“哎呀,那个坏人”“这种人抓住了枪毙算了。”

就好像Ernest给Ethel读报,Ethel怎么也理解不了Hitler为什么要侵略别人,Ernest说Germany与Russia是同盟,她会说“真希望他们能打起来”,结果一语成谶;Ernest说the Labour Party上了台,终于有人替他们说话,Ethel会说“可Churchill帮我们打赢了战争”;Ernest感叹肉补和奶酪供应又减少了,Ethel又笑他“打仗时都比你们Labour Party上台后吃得好”……

(文化程度不高的外公中年时才迷上的读书。图为外公的书架之一)

作者  | 2017-2-16 0:23:00 | 阅读(63)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