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近期心愿突破日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围脖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记宁波人抠门二三事

2017-11-11 23:24:57 阅读58 评论6 112017/11 Nov11

程序员先生是个宁波人。

在认识他之前,我单知道宁波人对钱算得无比清楚,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认识他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宁波人真能能对钱算得清楚到如此地步——在几毛钱面前,面子算个毛。

嗯,恕我跌入地图炮。

故事一

去西安的时候,程序员先生在某M平台上报名了兵马俑华清宫一日团,报团的费用含自助午餐,大概30块钱一个人。

上午先去了兵马俑,导游在路上介绍一天的行程时大言不惭地说:很多跟团旅游都包饭,我们这顿午饭应该是她见过最好吃的之一,远超大部分团。

而事实是,我从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饭!比长途汽车服务区还要再难吃10倍左右吧,跟我吃过的食堂们简直没法比。所有的菜色乌漆嘛黑,炖得一摊烂污,而且除了花菜炒肉里能找出几片白花花的肥肉,剩下的菜都是纯素,所有游客在盛菜时都是一脸大便色,嘟嘟囔囔地抱怨,两个游客为了一个看起来像火腿肠一样的菜争勺子争得差点打起来,最后一口咬下去是块纯面粉……

程序员先生也一边吃一边嘟囔,但不同的是,他还一边在M平台上跟客服argue——这饭也叫饭?我们根本吃不下去,等于没吃!不行!退钱!

我目瞪口呆地说,你好歹打了别人的菜,这谁会给你退钱啊?

但结局是,客服退了我俩各20多块钱。

故事二

我俩要去新加坡,在某C平台上买了某套餐,包含包括签证在内的众多服务,下单完成后却发现多了一张签证申请抵用券。

我说:下次用呗。

他:不行,期限很短。

然后果断在C平台上和客服argue,能不能把套餐内的签证项目取消退钱,我们自己申请签证。

作者  | 2017-11-11 23:24:57 | 阅读(58) |评论(6) | 阅读全文>>

美化记忆

2017-10-24 13:05:47 阅读38 评论6 242017/10 Oct24

1

跟老胡沿着长安街骑单车的时候,我找到了久违的静谧。

这是我第一次“进京”,高铁近夜里11点才抵达南站,安检,等车,待出租车开上南三环和东三环的时候,一路畅通,两侧的高楼内敛又不失巍峨。

北上的行程,原则上是个“坑”:客户的会议安排了英文采访,因为一个嘉宾主持临时没空,客户让我们公司找人救场,客户部的同事自然联想到了我,待我坐上高铁才知道,其实客户又另外找到了人。

所以这趟出差其实没我什么事儿,前前后后我也就给专家泡泡咖啡茶水以示存在,没什么负担。唯一暗自庆幸的,大概就是晚上约了出国小分队的同伴们吃饭,海阔天空地漫谈,讲故事,说笑话,笑到脸都发酸。

回到酒店的时候,时间又逼近零点,但我坐在大床上,枕边播放着Goose House的歌,我久违地,在集体活动后感觉失落,而不是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所有聚会对我来说都是消耗,找回了这一点,我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2

我很多年前就做过16型人格测试,当时测出来的是ENTJ,一种霸道总裁型人格,外向,话唠,死理性,张口闭口热血满天;后来时间长了,E(外向)和I(内向)的维度越来越接近,最近再做,虽然接近,但E的确已经很少是我的结果。

其实16型人格测试里,E和I所指的从不是话多话少,更多情况下是指自己能量的来源是外界还是内心,大学的时候,我的确热衷于学校活动,动辄和学生会那群人把酒言欢,通宵达旦,但现在,我愈发祈求一种平静的、无人打扰的生活,聚会和闲聊于我,越来越像一种负担,一种消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转变从何而来。

作者  | 2017-10-24 13:05:47 | 阅读(38) |评论(6) | 阅读全文>>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2017-9-18 23:09:34 阅读34 评论0 182017/09 Sept18

昨晚发生一件颇悲伤的事。

程序员先生想拉我一起看F1新加坡赛的正赛,我起先以看书进度跟不上为由拒绝了,在客厅翻开了《海都物语》,没看两页,他就在房间里大叫:你快来!这个发车太刺激了!

跑到房间,直播里正在一遍一遍从各个角度回放发车:两辆法拉利撞在一起,后面的红牛避让不及,三辆车扭在一起,连带着后面阿隆索的车身被撞出一个空缺,而第5位发车的小黑则“幸运”地选对了路线,避开了前面所有的车祸,攀到第一。

作为小黑的粉丝,我开心地打开微博,准备转发一下发车情况撒花庆祝……

然后,我竟然在微博搜不到任何F1官方账号,连之前一直关注的F1速报都停了更。

夜赛+雨,整场比赛其实状况百出,安全车出了好几次,影响了整场比赛的时间,以至于原定61圈的比赛因为耗尽了时间,在第59圈时就挥出了方格旗,这是一场多么跌宕起伏的精彩比赛。

但比赛结束了很久,我在百度上输入“F1新加坡站”,跳出的新闻都还停留在排位赛。

我按了N遍Ctrl+R,刷不出新闻,打开Guardian的APP,选Sports,硕大的Live F1 Singapore占据大半页面,连翻几页都还能看到F1新加坡站各个角度的新闻。

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作为一个F1车迷,我是拒绝相信这种情况的。

F1在中国的落寞其实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有一篇知乎帖子梳理过它在中国的辉煌,前后不过10来年的时间,这点时间,最多也就够让一个中学生赛车迷成长为对F1车票和周边具有独立购买力的少年。

作者  | 2017-9-18 23:09:34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吃海鲜也不必跑嵊泗!

2017-9-8 22:26:31 阅读58 评论5 82017/09 Sept8

吃够了就跑。

——题记

上上周蹭着程序员先生的团建去了趟嵊泗。

嵊泗,舟山最北的岛,浙江最东的县,从上海过去,需驱车转海轮,算不上方便;但在都市环绕的上海,想来个weekend trip,像这样山山水水一站式配齐的地点,倒也不多。

所以,嵊泗作为上海周边旅游目的地,一直挺火。

我从来没有跟十来个程(da)序(zhi)员(nan)一起旅过游,这回首次体验,堪称一言难尽,硬要用语言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卧槽,这个景好,你们快来拍照!”“打什么牌?拍个小视频啊卧槽我要发朋友圈。”

要知道,程序员先生刚邀请我一起参加他们团建的时候,说的是“卧槽我终于可以带妹子团建了!”

(扶额

不过总体没什么负担,还挺开心的。

其实在人多的情况下,旅游行程永远不会推进得太快,好在嵊泗是个岛,多面环海,处处皆景,连驱车、等人,心情也无比开阔。

走在山上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起自己当年去Llandudno,和老爷爷老奶奶一路坐车上到Great Orme顶端,吹够了风延小道下行,到了海边,去码头上买甜甜圈边走边吃,见到路边的疯帽子和艾丽斯偶尔学着电影脱帽致个敬,最后躺在Happy Valley的大草坪上晒晒太阳,等海风渐凉,才回到城中的Hostel陪老头儿聊天。

那时候,我羡慕英国人的生活,梦想着在年轻时也能找到自己心仪的“度假”场所,一年一去,直到老去。

可惜啊,去嵊泗,我既找不到随处可见的艾丽斯雕像,码头也不开放,偶尔售出的零食和水,价格比上海还翻了好几倍,很不友好。

作者  | 2017-9-8 22:26:31 | 阅读(58) |评论(5) | 阅读全文>>

《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书摘

2017-9-3 17:55:54 阅读31 评论0 32017/09 Sept3

那所医院的很多医生和护士,特别是勤务工,后来都生病死了,但是当时我们不知道危险。

我们不怕那种叫作辐射的东西,我们看不到、不知道那是什么的时候也许有点怕,但是看到以后就没那么害怕了。

“鸡冠不是红色,是黑色的,因为辐射的关系。你也不能做奶酪,我们一个月没有奶酪和干酪可吃。牛奶没有酸掉,而是凝结成白色粉末,也是因为辐射。”

“切尔诺贝利电厂为什么发生故障?有人说是科学家的错。他们抓上帝的胡子,现在他笑了,却是我们付出代价。”

辐射长什么样?也许电影里有。你看过吗?是不是白色的?还是其他颜色?

有一天,他们上巴士检查我们的护照,那些人都是普通人,只不过有自动步枪。他们检查文件,把几个男人推下车,然后当场在门外开枪,甚至没把他们带到旁边。我简直不敢相信,但是我亲眼看到了。我看到他们带走两个人,其中一个很年轻,很英俊,他大声用塔吉克语和俄语跟他们讲话,说他的妻子刚生小孩,家里有三个年幼的孩子。

我们为什么来切尔诺贝利?因为这里没有人赶我们走,没有人把我们踢出去,这里不是任何人的土地了,上帝收回这里,住在这里的人都离开了。

邪恶并非实际的物质,而是缺乏良善,就像黑暗仅是缺乏光亮。”

但是科学家、工程师或军人都不会承认,他们想:“我没什么好忏悔的,为什么要忏悔?”是啊……

我没办法数钱,记忆力变得很差,医生不知道我出了什么问题,我去过好几家医院。不过有一件事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你看到一间房子,以为里面是空的,打开门,却看到一只猫和小孩写的纸条。

商店所有

作者  | 2017-9-3 17:55:54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傻子

2017-8-21 23:33:57 阅读100 评论14 212017/08 Aug21

我曾经以为自己能和程序员先生谈一场永不吵架的恋爱。

对不起,我食言了。

准确地说,是食了一次又一次言。

上周我加班,真正地披星戴月,5天连续去不同地方采访、参会,在不同的地方写稿子,经常写到晚上9、10点,还无论如何也不能准时交上。

我很挫败。我的稿子总是提及医生的苦累,以至于连我自己都相信医生真的很累,而我的日子相对好过。直到我上周跟着某大三甲麻醉科一起工作,早上7点多到了他们科室,跟到下午3、4点,被临时通知了任务,匆匆返回公司(地铁通勤一个多小时),临走时,那间手术室正在做当天第4场手术,我离开前问医生:你们今天得工作到晚上7、8点吧?十几个小时真辛苦啊。

然后我自己工作到了晚上9点多。

连续这样一周后,周五,我8点在虹口开会,12点采访,1点赶到闵行参会,2点是另一个采访,采完的时候,医生跟我说,谢谢谢谢,我也跟他说,谢谢谢谢,然后收拾包,下楼,回到主会场,突然很恍惚:我是谁?我在上海哪个区?开的是什么会?等会要采什么人?有什么稿子要今天出?

我确信那一刻我是疯了。

从没有地铁站的闵行跋山涉水回到城里,找了家星巴克写稿,答应编辑7点前交,最后死活调整不好语言节奏的时候我终于在星巴克焦虑得叫出声来。

还好周五晚上7点的星巴克已经几乎没人。

在上海工作真的很累,这点,绝不限于医院。我上周每天工作时间应该都超过了14个小时,好几天一天只吃2餐,经常是在出租车或地铁上解决;而程序员先生的工作也未必就比我轻松,他们公司每晚10点后打车可以报销(因为10点后地铁开始陆续停运),他几乎打了一周的车回家,好几次,都是12点之后。

作者  | 2017-8-21 23:33:57 | 阅读(100)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