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近期心愿突破日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围脖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晒个婚书

2018-6-12 0:08:06 阅读85 评论11 122018/06 June12

我和程序员先生是在一个读书群里认识的,那是一个上海很大的读书群零零散散拉出来的小群,人来来走走,阵地从QQ换到微信,现在群里还有十多个人,关系非常好。当年绝大多数都在上海,不过过了很多年,也有不少散落去外地了。

给我们写婚书的孩子也是读书群中人,今年还在读研,坐标福建,尚未见过;他和我读书品味非常相似,我们俩都喜欢看回忆录,喜欢上世纪二三四十年代的文人生活;他是工科生,业余喜欢研究书法,写得一手好字,喜欢抄书,我字不如他,却也喜欢抄。

他很早之前就说起自己给人写过婚书,后来群里的人纷纷说我们要是结婚就找他写婚书,我和程序员先生要结婚,他也很自然地送上祝福。

这份婚书的原文似乎来自民国,很有风韵,可惜我初看时连字也认不全,他还附上一张纸条说这婚书写得很“稚拙”,唯祝福真诚,一副希望我们原谅他的谦虚样。其实文来自民国,字来自他,哪里谈得上稚拙,简直是结婚前最好的礼物。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书向鸿笺,载明鸳谱,宜室宜家,尔昌尔炽。谢谢你们的祝福,真美。

作者  | 2018-6-12 0:08:06 | 阅读(85) |评论(11) | 阅读全文>>

《风雪夜归人》:平庸却像是谈了场恋爱

2018-6-8 0:35:30 阅读31 评论0 82018/06 June8

硬要说起为什么会去看《风雪夜归人》,大概就是因为那次我在保利剧院看完《解忧杂货铺》的话剧,鲜嘎嘎地跟宣总说起我在北京看了第一场话剧,然后被宣总劈头盖脸一顿:你好不容易跑趟北京,不看国话,不看人艺,看什么畅销书改编的话剧??

后来就一直盯着国话和人艺的上演时间,看中了吴祖光的老本子配上余少群,找了个空档一个人去看了《风雪夜归人》。

坦白说,这个剧本的架构实在过于老旧,整体情节只能算一般,女生的感情与男生的启蒙转折都非常突兀;国家大剧院的观剧体验也并不好,人群中始终有悉悉索索的交谈生,还时不时有人拿起手机拍摄,亮光此起彼伏……

但一切怨恨都终止于余少群。他甫一出场,这些恼人的场景仿佛都不存在了,尤其当他一席水墨画点缀的白袍站在台中央,不用开口,就好像整座场上只有他的头顶有一束光,温柔而圣洁,他的一颦一笑,都透出魏莲生的内敛、克制,还带有一丝童稚纯粹的禁欲。

有一幕,莲生在后台,“接待”完一波又一波的来客,好不容易清静下来,余少群手持折扇,轻吟起《牡丹亭》,款款朝舞台左侧舞去,为偷得了片刻悠闲而兀自欣喜。

我当时就坐在台下,左侧池座第五排,有一瞬,我觉得他仿佛望向了我,我第一次明白什么是书中所述“眼睛像一汪泉水”,也是第一次明白徐志摩当年为什么会对林徽因说“徽徽,我跌进去了”。

我后来跟宣总形容,明明是部平庸剧,观剧的心情却像恋爱般百爪挠心。

被那crush击中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瞬就想立即马上冲到后台,和魏莲生认识,我想知道是怎样的成长教化经历才能培养出余少群今天的气质。台上那么多男演员,坦白说,我觉得他们的角色都可以互换着演,唯魏莲生这个角色,非他不可。

作者  | 2018-6-8 0:35:30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问西东》:最后的青年

2018-6-1 20:44:40 阅读116 评论5 12018/06 June1

近日对工作提不起精神,想择一影片看之,鬼使神差选中了《无问西东》,看完竟无法平静。

最初想看这部电影是因为在微博上无意间看到了米雪的cut,她饰演沈光耀(王力宏饰)的母亲,一位家境殷实、受过良好教育的开明女性,影片中,意气风发的富家子弟沈光耀想弃笔从戎,米雪让他跪下,背家训,然后说了这样一段话:

“当初你离家千里,来到这个地方读书,你父亲和我都没有反对过,因为,我们想你,能享受到人生的乐趣,比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比如同你喜欢的女孩子结婚生子。注意,不是给我增添子孙,而是你自己,能够享受为人父母的乐趣。”

“你一生所要追寻的功名利禄,没有什么是你祖上没经历过的,那些只不过是幻光。”

“我怕,你还没想好怎么过这一生,命就没了啊。你明唔明啊?”

但沈光耀最终还是在教授吴岭澜的点拨下,赴了战场,牺牲了年轻的生命,过完短暂却充实的一生。

整部电影讲述的4段故事里,沈光耀的故事是最直白和热血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其流过泪,但我的确动容过好几次。在看到光耀开着飞机给贫穷的孩子投递食物时晃动飞机翅膀,我分明看到他眼中的满足,当孩子们一起唱起《奇异恩典》,这首用烂的歌依然有效地催下了我的泪;而当光耀去世后,米雪饰演的母亲穿着一席白衣坐在“三代五将”的牌匾下,听着双胞胎述说“华北之大,已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她走进厨房,端出了两碗儿子生前最爱的冰糖枸杞水,递给双胞胎,我在屏幕前,几乎泣不成声。

说到底,沈光耀是个“不孝子”——他在训练的空档给母亲写信时,一直撒着小谎,说“儿很好,母勿念,文章每日都写

作者  | 2018-6-1 20:44:40 | 阅读(116) |评论(5) | 阅读全文>>

和朋友辩“猎奇新闻”该不该存在

2018-4-28 0:10:01 阅读51 评论1 282018/04 Apr28

最近的状态是,有很多时间思考,却无时间记录,难得和朋友聊了一段还算有质量又完整的天,决定直接贴聊天记录。

背景是,该朋友和我算是读书品味最相似的朋友,理工女,我俩会互荐医学、环境、博物等自然科学类书,也有时候一起看看美食书历史书,经常一起交流心得。

她最近看了本阿兰·德波顿的《新闻的骚动》,一边跟我说好看,一边说感觉有点违背我的新闻理想,不确定要不要推荐。

对于这种看书已经跨入我的领域的书友,我是断不能输的,再说,我还真不信有什么新闻书给出的观点能刷新我三观,所以今天在通勤路上就怒看了之。

以下为聊天记录。

我:我在地铁上看了点《新闻的骚动》。@XX?为啥你之前说不确定要不要给我推荐这本书?

她:嗯,我觉得他的理念有些理想化,大概不适合现在状态的你

我:看了近30%,我觉得OK啊,其实很多内容都是新闻界“常识”,但是知道和做到又是两回事

她:嗯,是滴,和你要看的专业书搭配着来呗

我:是的,很合适。他有提到新闻故事不能单一猎奇,应该放在框架语境里去分析,这就是我想买的清华出版社那本《XXXXX》的核心内容,那本书是教你怎么把单一故事放到框架里

她:对呐。我挺喜欢他对于国际新闻、政治新闻那块儿的说法,哦,还有社会新闻那块儿,总归,要给出一个好的价值导向

我:中国新闻环境比他书里写的更复杂些。一头是猎奇换流量,一头是管制

她:是复杂一点儿,不是很自由,但这种不自由的情况,我认为也有一部分是媒体自己给自己挖的坑

作者  | 2018-4-28 0:10:01 | 阅读(5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愿我们都能青春不朽

2018-3-31 17:05:44 阅读401 评论8 312018/03 Mar31

知道大丽去世那天,我第一次感到从头到脚的难过。

那种感觉就好像心里有一个装着回忆的盒子,原本是敞开的,人们在相处过程中向其中投入各式各样对这个人的记忆,可从得知她离开的那一刻起,就有人啪地把盒子盖上,贴了封条,从此记忆还在,却再不会有新的东西进来。

我在上一篇文章里写过她,26岁,和我一样大,对生活、对工作都充满热情,认识她的时候,我正筹措着从前东家离职,因为喜欢她所在的媒体,还向她打听过招人的事儿,这家伙自毕业起就在那家媒体待着,问我薪水过不过万,我说不过,她开玩笑说,呀,那有什么好做的,赶紧来我们这。

不过那时候我没打算离开上海,他们在上海跑医疗的仅有一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走不招,没有机会。

加入新东家后,我遇到一个实习生L,在这里实习已近半年。她大四临近毕业,不太适应北京,也不适应我新东家的强度和节奏,实习结束后,有一次开心地跟我说,下学期去大丽那实习试试,已经联系好。

那是年前,大丽跟她说,既然你下学期再来实习,那咱们3月份再联系。然后给她简述了他们那的节奏,写作的风格,以及去哪里做监控,找选题——对于还没有入职的实习生,这样的关照已属非常详细。

我后来跟L聊起过大丽,我说她的可爱,说她和她刚结婚的老公的幸福,说她喜欢跳舞,喜欢吃夜宵,po食物照,说她对新闻非常有热情,也有敬畏心,说我们几个大概都觉得终身做记者不是件坏事……

可L等不到这份实习了。

我怎么也忘不了春节那天早上,她转给我大丽煤气中毒的众筹页面,我几乎颤抖着给她捐了钱。众筹的目标是20万,大概是她也当记者的缘故,人脉广泛,很快就筹满了款。

作者  | 2018-3-31 17:05:44 | 阅读(401) |评论(8) | 阅读全文>>

新的一年,愿更多人健康

2018-2-22 11:49:00 阅读122 评论9 222018/02 Feb22

很久没有写博客了。

1月份正式入职新工作,被突如其来的强度和压力震慑到懵圈,内心有许多所思所想,但活得唯唯诺诺战战兢兢,不知每篇文章落点该落在哪里,竟连写作的勇气也失了去。

过年的时候,习惯性要给新的一年立一些flag。初五的晚上,我和程序员先生顶着夜色从家里往酒店走,趁着人不多大喊道:新的一年我希望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稿子!!

而所谓满意,便是无论是关注科普误区还是医改进程,无论是指出制度上的缺陷还是报道某些患者群体的艰难,我都希望自己的报道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中国看病的现状。

好坏皆可。

过年的时候,我一个非常喜欢的同行在家中洗澡时一氧化碳中毒,发现时已无呼吸心跳,送去医院,虽暂时抢救回来,但目前仍在ICU治疗,缺血缺氧性脑病,蛛网膜下腔出血,脑疝形成。

最新的进展是出现肾衰。

她是广州人,26岁,和我一样大。我和她在一次深圳的会议上相遇,那次会议大多如走过场,中间采访的时候,只有我、她和另一名记者3人不停地拖着院长采访,直到拖到院长上台发言。

后来我把所有与会媒体的稿件都翻出来看,只有她写得最全面最漂亮。

她人很可爱。我那时已经开始筹备辞职,也跟她有过几次聊天。有一回她带的一个实习记者为了偷懒,干了件非常违背新闻操作的事,被她发现,气得她连发朋友圈,又不能指名道姓说出实习记者干了什么,全是些无厘头的语气词。

后来我俩聊起来的时候,她说,除了气愤,更多的是后怕,那篇文章一旦发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她喜欢跳舞,帮朋友开了舞蹈教

作者  | 2018-2-22 11:49:00 | 阅读(122)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