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近期心愿突破日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围脖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2017-9-18 23:09:34 阅读17 评论0 182017/09 Sept18

昨晚发生一件颇悲伤的事。

程序员先生想拉我一起看F1新加坡赛的正赛,我起先以看书进度跟不上为由拒绝了,在客厅翻开了《海都物语》,没看两页,他就在房间里大叫:你快来!这个发车太刺激了!

跑到房间,直播里正在一遍一遍从各个角度回放发车:两辆法拉利撞在一起,后面的红牛避让不及,三辆车扭在一起,连带着后面阿隆索的车身被撞出一个空缺,而第5位发车的小黑则“幸运”地选对了路线,避开了前面所有的车祸,攀到第一。

作为小黑的粉丝,我开心地打开微博,准备转发一下发车情况撒花庆祝……

然后,我竟然在微博搜不到任何F1官方账号,连之前一直关注的F1速报都停了更。

夜赛+雨,整场比赛其实状况百出,安全车出了好几次,影响了整场比赛的时间,以至于原定61圈的比赛因为耗尽了时间,在第59圈时就挥出了方格旗,这是一场多么跌宕起伏的精彩比赛。

但比赛结束了很久,我在百度上输入“F1新加坡站”,跳出的新闻都还停留在排位赛。

我按了N遍Ctrl+R,刷不出新闻,打开Guardian的APP,选Sports,硕大的Live F1 Singapore占据大半页面,连翻几页都还能看到F1新加坡站各个角度的新闻。

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作为一个F1车迷,我是拒绝相信这种情况的。

F1在中国的落寞其实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有一篇知乎帖子梳理过它在中国的辉煌,前后不过10来年的时间,这点时间,最多也就够让一个中学生赛车迷成长为对F1车票和周边具有独立购买力的少年。

作者  | 2017-9-18 23:09:34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吃海鲜也不必跑嵊泗!

2017-9-8 22:26:31 阅读42 评论5 82017/09 Sept8

吃够了就跑。

——题记

上上周蹭着程序员先生的团建去了趟嵊泗。

嵊泗,舟山最北的岛,浙江最东的县,从上海过去,需驱车转海轮,算不上方便;但在都市环绕的上海,想来个weekend trip,像这样山山水水一站式配齐的地点,倒也不多。

所以,嵊泗作为上海周边旅游目的地,一直挺火。

我从来没有跟十来个程(da)序(zhi)员(nan)一起旅过游,这回首次体验,堪称一言难尽,硬要用语言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卧槽,这个景好,你们快来拍照!”“打什么牌?拍个小视频啊卧槽我要发朋友圈。”

要知道,程序员先生刚邀请我一起参加他们团建的时候,说的是“卧槽我终于可以带妹子团建了!”

(扶额

不过总体没什么负担,还挺开心的。

其实在人多的情况下,旅游行程永远不会推进得太快,好在嵊泗是个岛,多面环海,处处皆景,连驱车、等人,心情也无比开阔。

走在山上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起自己当年去Llandudno,和老爷爷老奶奶一路坐车上到Great Orme顶端,吹够了风延小道下行,到了海边,去码头上买甜甜圈边走边吃,见到路边的疯帽子和艾丽斯偶尔学着电影脱帽致个敬,最后躺在Happy Valley的大草坪上晒晒太阳,等海风渐凉,才回到城中的Hostel陪老头儿聊天。

那时候,我羡慕英国人的生活,梦想着在年轻时也能找到自己心仪的“度假”场所,一年一去,直到老去。

可惜啊,去嵊泗,我既找不到随处可见的艾丽斯雕像,码头也不开放,偶尔售出的零食和水,价格比上海还翻了好几倍,很不友好。

作者  | 2017-9-8 22:26:31 | 阅读(42) |评论(5) | 阅读全文>>

《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书摘

2017-9-3 17:55:54 阅读20 评论0 32017/09 Sept3

那所医院的很多医生和护士,特别是勤务工,后来都生病死了,但是当时我们不知道危险。

我们不怕那种叫作辐射的东西,我们看不到、不知道那是什么的时候也许有点怕,但是看到以后就没那么害怕了。

“鸡冠不是红色,是黑色的,因为辐射的关系。你也不能做奶酪,我们一个月没有奶酪和干酪可吃。牛奶没有酸掉,而是凝结成白色粉末,也是因为辐射。”

“切尔诺贝利电厂为什么发生故障?有人说是科学家的错。他们抓上帝的胡子,现在他笑了,却是我们付出代价。”

辐射长什么样?也许电影里有。你看过吗?是不是白色的?还是其他颜色?

有一天,他们上巴士检查我们的护照,那些人都是普通人,只不过有自动步枪。他们检查文件,把几个男人推下车,然后当场在门外开枪,甚至没把他们带到旁边。我简直不敢相信,但是我亲眼看到了。我看到他们带走两个人,其中一个很年轻,很英俊,他大声用塔吉克语和俄语跟他们讲话,说他的妻子刚生小孩,家里有三个年幼的孩子。

我们为什么来切尔诺贝利?因为这里没有人赶我们走,没有人把我们踢出去,这里不是任何人的土地了,上帝收回这里,住在这里的人都离开了。

邪恶并非实际的物质,而是缺乏良善,就像黑暗仅是缺乏光亮。”

但是科学家、工程师或军人都不会承认,他们想:“我没什么好忏悔的,为什么要忏悔?”是啊……

我没办法数钱,记忆力变得很差,医生不知道我出了什么问题,我去过好几家医院。不过有一件事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你看到一间房子,以为里面是空的,打开门,却看到一只猫和小孩写的纸条。

商店所有

作者  | 2017-9-3 17:55:54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傻子

2017-8-21 23:33:57 阅读75 评论12 212017/08 Aug21

我曾经以为自己能和程序员先生谈一场永不吵架的恋爱。

对不起,我食言了。

准确地说,是食了一次又一次言。

上周我加班,真正地披星戴月,5天连续去不同地方采访、参会,在不同的地方写稿子,经常写到晚上9、10点,还无论如何也不能准时交上。

我很挫败。我的稿子总是提及医生的苦累,以至于连我自己都相信医生真的很累,而我的日子相对好过。直到我上周跟着某大三甲麻醉科一起工作,早上7点多到了他们科室,跟到下午3、4点,被临时通知了任务,匆匆返回公司(地铁通勤一个多小时),临走时,那间手术室正在做当天第4场手术,我离开前问医生:你们今天得工作到晚上7、8点吧?十几个小时真辛苦啊。

然后我自己工作到了晚上9点多。

连续这样一周后,周五,我8点在虹口开会,12点采访,1点赶到闵行参会,2点是另一个采访,采完的时候,医生跟我说,谢谢谢谢,我也跟他说,谢谢谢谢,然后收拾包,下楼,回到主会场,突然很恍惚:我是谁?我在上海哪个区?开的是什么会?等会要采什么人?有什么稿子要今天出?

我确信那一刻我是疯了。

从没有地铁站的闵行跋山涉水回到城里,找了家星巴克写稿,答应编辑7点前交,最后死活调整不好语言节奏的时候我终于在星巴克焦虑得叫出声来。

还好周五晚上7点的星巴克已经几乎没人。

在上海工作真的很累,这点,绝不限于医院。我上周每天工作时间应该都超过了14个小时,好几天一天只吃2餐,经常是在出租车或地铁上解决;而程序员先生的工作也未必就比我轻松,他们公司每晚10点后打车可以报销(因为10点后地铁开始陆续停运),他几乎打了一周的车回家,好几次,都是12点之后。

作者  | 2017-8-21 23:33:57 | 阅读(75) |评论(12) | 阅读全文>>

EICU的两个老人

2017-7-27 11:25:17 阅读36 评论2 272017/07 July27

昨儿在EICU(急诊监护室),不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但确实是第一次认认真真跟访。

EICU大多是复杂、危重、合并症很多的病人,年龄也偏大。

有两个个病人让我印象深刻。

第一个,一个老太太,90岁,感染住院,北方人,耳背,20年前做过乳腺切除+淋巴结清扫,一侧上肢要永久保护,不能打针,另一侧又因为打了太多针,血管非常不好找,每次都要换好几个护士来找,还很难找到,但老太太又确实身体状况忽上忽下,经常需要紧急打针。

老太太人很好,每次看护士来了,拍她的手,她都会说,不好意思,我的血管不好找,难为你们了。

后来医生说可以深静脉输液,插一根深静脉导管,留在脖子旁边,每次输药就从那里进去,免去多次打针的痛苦,老太太听完,欣然同意。

第二个,一个老头,89岁,原先就有帕金森,后来轻度脑梗,子女都不在身边,丢进养老院,养老院也不好好看护,送来医院的时候浑身都是压疮,还有肺部感染。

这老头很倔,医生说他情绪不好(也许是老年抑郁?)。待了一天,医生跟他说话从来没理过,到吃饭时间,其他病人能坐起来吃饭的都坐起来吃饭了,他也不吃,就躺在床上,眼睛都不睁一下。

EICU的规矩是,家属每天有1个小时探视时间。到了探视时间,护士打开门,会乌拉拉进来20多名家属,守在不同病人的床前。

老太太那张床,来了4名家属,都是外地飞来的,医生说一次只能进2人,另2人就退到门外去等。

他们轮着进来,话不多,但眼神关切,医生解释说老太太血管不好找,要插深静脉,让家属签字,耳背的老太太好像听到了一样,又说了遍不好意思,家属也跟着说不好意思,签了字。

作者  | 2017-7-27 11:25:17 | 阅读(3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懒人写的上半年读书小结

2017-7-14 21:35:38 阅读68 评论1 142017/07 July14

上周回了趟苏州,跟老胡去了诚品,老胡说,真得来这种地方,才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么那么多有趣的书。

深以为然。

然后就开始恨啊,恨自己读书太慢,恨自己买不过来那些又大又贵的书。虽然胡适说读书这事儿“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可我常常就是急功近利想要一口吃个胖子,恨不能嗖地一下快进到40岁,实现完全的财务自由,住个大房子,放个超大书柜,摆满死贵死贵的书,然后把《奥杜邦手绘手绘鸟类高清大图全集》供在复式楼梯口。

待在诚品的时候,满脑子真就只剩这么点出息。

话说今年读书是真的慢,可能是近5年最慢的速度,借口很多,比如工作忙,加班加得昏天黑地;比如通勤时间短,看书效率和时间都有明显下降(地铁是我读书效率最高的场所)……

但说到底就是懒嘛,甚至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一页书都不看的情况。

活该上半年只读了23本书,眼睁睁觉得今年连50本都要完不成。

读书当然不是追求量的,应该是追求输入量(=阅读量X吸收比例),但当我白天码字、晚上码字、睁开眼睛就码字、闭上眼睛还能梦见码字的时候,阅读量上不去,回顾的时间不够,吸收比例也堪忧,输入量自然是跟不上的。

犹记得6月份加班加到疯,但文章却一篇写得比一篇烂,每天都痛苦得不行,妥妥地力不从心又没有快速回蓝的解药。身体没完全恢复,就算是艾伦小天使内心坚决地把自己手咬得血肉模糊也不能变成巨人啊。

所以,今天上班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下了决心,回来得花点时间回顾一下自己上半年看了些什么书。

一月

吉井忍《东京本屋》

作者  | 2017-7-14 21:35:38 | 阅读(6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