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近期心愿突破日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围脖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EICU的两个老人

2017-7-27 11:25:17 阅读12 评论1 272017/07 July27

昨儿在EICU(急诊监护室),不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但确实是第一次认认真真跟访。

EICU大多是复杂、危重、合并症很多的病人,年龄也偏大。

有两个个病人让我印象深刻。

第一个,一个老太太,90岁,感染住院,北方人,耳背,20年前做过乳腺切除+淋巴结清扫,一侧上肢要永久保护,不能打针,另一侧又因为打了太多针,血管非常不好找,每次都要换好几个护士来找,还很难找到,但老太太又确实身体状况忽上忽下,经常需要紧急打针。

老太太人很好,每次看护士来了,拍她的手,她都会说,不好意思,我的血管不好找,难为你们了。

后来医生说可以深静脉输液,插一根深静脉导管,留在脖子旁边,每次输药就从那里进去,免去多次打针的痛苦,老太太听完,欣然同意。

第二个,一个老头,89岁,原先就有帕金森,后来轻度脑梗,子女都不在身边,丢进养老院,养老院也不好好看护,送来医院的时候浑身都是压疮,还有肺部感染。

这老头很倔,医生说他情绪不好(也许是老年抑郁?)。待了一天,医生跟他说话从来没理过,到吃饭时间,其他病人能坐起来吃饭的都坐起来吃饭了,他也不吃,就躺在床上,眼睛都不睁一下。

EICU的规矩是,家属每天有1个小时探视时间。到了探视时间,护士打开门,会乌拉拉进来20多名家属,守在不同病人的床前。

老太太那张床,来了4名家属,都是外地飞来的,医生说一次只能进2人,另2人就退到门外去等。

他们轮着进来,话不多,但眼神关切,医生解释说老太太血管不好找,要插深静脉,让家属签字,耳背的老太太好像听到了一样,又说了遍不好意思,家属也跟着说不好意思,签了字。

作者  | 2017-7-27 11:25:17 | 阅读(12) |评论(1) | 阅读全文>>

懒人写的上半年读书小结

2017-7-14 21:35:38 阅读48 评论1 142017/07 July14

上周回了趟苏州,跟老胡去了诚品,老胡说,真得来这种地方,才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么那么多有趣的书。

深以为然。

然后就开始恨啊,恨自己读书太慢,恨自己买不过来那些又大又贵的书。虽然胡适说读书这事儿“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可我常常就是急功近利想要一口吃个胖子,恨不能嗖地一下快进到40岁,实现完全的财务自由,住个大房子,放个超大书柜,摆满死贵死贵的书,然后把《奥杜邦手绘手绘鸟类高清大图全集》供在复式楼梯口。

待在诚品的时候,满脑子真就只剩这么点出息。

话说今年读书是真的慢,可能是近5年最慢的速度,借口很多,比如工作忙,加班加得昏天黑地;比如通勤时间短,看书效率和时间都有明显下降(地铁是我读书效率最高的场所)……

但说到底就是懒嘛,甚至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一页书都不看的情况。

活该上半年只读了23本书,眼睁睁觉得今年连50本都要完不成。

读书当然不是追求量的,应该是追求输入量(=阅读量X吸收比例),但当我白天码字、晚上码字、睁开眼睛就码字、闭上眼睛还能梦见码字的时候,阅读量上不去,回顾的时间不够,吸收比例也堪忧,输入量自然是跟不上的。

犹记得6月份加班加到疯,但文章却一篇写得比一篇烂,每天都痛苦得不行,妥妥地力不从心又没有快速回蓝的解药。身体没完全恢复,就算是艾伦小天使内心坚决地把自己手咬得血肉模糊也不能变成巨人啊。

所以,今天上班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下了决心,回来得花点时间回顾一下自己上半年看了些什么书。

一月

吉井忍《东京本屋》

作者  | 2017-7-14 21:35:38 | 阅读(48)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不是我的离职记

2017-5-16 22:33:45 阅读57 评论5 162017/05 May16

好久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估计能算得上近5年来最长的一次断档。

有时候我是想写什么的,遇到无趣的活动,想吐槽一下数百人一同浪费的生命;遇到不靠谱的合作者,也想鸡汤一把“认真才是最大的天赋”,然后打开博客,都无力地摊化了。

终于到X要离职了,我觉得我得写点什么。

X跟我是同一天入职这家公司的,比我大8岁,家族里流着高级知识分子的基因,他有着某国内知名财经院校的双硕士,我却总嘲笑他:你这文凭放在你家是给你家抹黑的吧?

他才不生气,坦陈得很,反正自小到大都是个活在毒鸡汤里的人。

大概是在社会里混久了,X身上有一股油滑气,喜欢踩着点上下班,做事从不用百分之百的力气;但他的业余生活绝不声色酒肉:阅片量早已轻松破千,60后到80后的话剧演出如数家珍,沪上知名的老馆子他一一莅临,对每家的菜色都能说出子丑寅卯。

到了过年,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跟那些花白头发的“爷叔”挤在光明邨门口抢食。

X向往的是那种80分的工作,就是自己有100分的能力,工作上发挥出80分就好,简单上下班,不必太累,所以他一直也没想通自己怎么会甘心折半了薪水跑到这朝不保夕的公司来,干着一份跟原先专业工作背景毫无关系的活儿,还待了那么久。

作为同事,很多人都没想通。

前两天在一场大会上遇见前同事L,L第一句就问起我:X还在吗?

我笑着说,可不是嘛,每个人都觉得他待了这么久不可思议。

连他自己都这么觉得。

入职一周年那天,他请我吃冰淇淋,然后跟我说,真没想到自己能在这待满1年,我说,哈哈,我也没想到你能待满一年。

作者  | 2017-5-16 22:33:45 | 阅读(57) |评论(5) | 阅读全文>>

《当呼吸化为空气》: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告别

2017-4-26 19:58:12 阅读41 评论0 262017/04 Apr26

医生,会惧怕死亡降临吗?

医生,在死亡降临前,会做些什么?

从进入医学院以来,我的心底一直在环绕着这样的疑问却无人解答。

我看很多的书,读很多的文章,听很多的故事,但鲜有人能满足我这方面的“好奇心”。

直到遇见《当呼吸化为空气》。

作者保罗曾获得斯坦福大学英语文学学位,文字功底极其扎实,他曾经梦想过和自己的朋友们一样,进入艺术圈,媒体圈,但最终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步行回家,听到花园里的奥古斯丁竟不再教导他手不释卷,而是发出了相悖的召唤:“放下书,弃文从医。”

他听从了召唤,选择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因为觉得“文学是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而神经系统科学则探索大脑最为优雅的程序”。

神外,是外科领域极致精细的“圣殿”,住院医培训长而又长,他在自己培训的第6年,查出了癌症——肺癌,第四期。

仿佛刚要走上人生巅峰,就无情地落下了一个巨大的休止符。

保罗在发现自己患癌之后,没有完全放弃。

他写东西,虽不知道哪一天会离世,但希望离世前能给人们,尤其是自己的女儿卡迪留下些活过的证据;

他甚至一度重返手术台,一边配合着主治医生的治疗,一边对他人进行诊治,直到精力、体力不支。

保罗是个坦诚的人,在书里,他会恐惧。

“我没有工作,过去的哪一个自己,那个神经外科医生,那个科学家,那个相对来说眼前有一片光明坦途的年轻人,仿佛迷失在了某个地方。”

会焦虑。

“要是我确切地知道自己到底还剩多少个月或者多

作者  | 2017-4-26 19:58:12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去绍兴,体验一遭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

2017-3-15 23:35:49 阅读259 评论4 152017/03 Mar15

从上海到绍兴去,不足80分钟的高铁,是可以说走就走的距离。

但作为我江浙沪中最后一块期待的城市版图,一拖再拖,再拖再拖,比起去嘉兴杭州,似乎晚了十好几年。

很惊喜,地处浙北的这座小城,竟颇有苏南水乡的软糯韵味,临河而建的仓桥直街上,黄酒酸奶桂花蜜的苦涩柔甜,至今想起,还在齿间。

在绍兴一共玩了2天,10个人,逛逛吃吃聊聊天,节奏无比悠闲。住处在鲁迅故里附近,下了高铁,一群人乘着BRT直奔咸亨酒楼,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当年在这曾排出9个大洋,调侃店员茴香豆的茴字有4种写法,因而“咸亨”二字便成了不只是孔乙己、鲁迅,更是绍兴的一张名片,像是苏州的得月楼、松鹤楼,你明知道它味道不会太出彩,形式会为了迎合游客而显得板正,却还是要去“点个卯”,从这里开始切入对绍兴的认识。

咸亨倒也不赖,旧式桌椅,阁楼天井,一应俱全,我们10个人挑了大桌区内的一张桌子,四周坐满了人,也不觉得吵,想来整座堂内吸音效果还是不错的。

绍兴的吃,也很有特色,就像绍兴的气质一样,既有别于北边杭州的硬朗,也不同于南方宁波的鲜咸,以“醉菜”和“臭菜”自成一派。

醉菜,多糟,糟鸡,糟溜虾仁,糟青鱼片,醉蟹,醉虾;臭菜,多霉,臭豆腐,霉干菜扣肉,霉苋菜梗,最后这道菜的味道也是爱者爱之,恨者恨之,我是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

看起来,除了霉苋菜梗,其他菜似乎在别处也常见,不过同样的菜放到不同的地方,做出来也会有些不同,绍兴本就以黄酒出名,他们的醉菜也多离不开花雕之类的酒品,比苏州上海常见的白酒糟醉就醇厚多了。(话说此处说苏州上海多用白酒可能有误,强烈求醉菜做法的科普,看到的解释五花八门啊)

作者  | 2017-3-15 23:35:49 | 阅读(259) |评论(4) | 阅读全文>>

《朱生豪情书全集》读书笔记

2017-3-8 0:02:52 阅读47 评论0 82017/03 Mar8

文前简单说两句:

对这书,其实不是完全喜欢。

怎么说呢,十分复杂的感情,他表达爱意时,直率得像个孩子,很是可爱;但很多时候,他对宋清如又很挑剔,甚至会对路人进行“刻薄”的描述,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我是会生气的。

过去我喜欢王小波的情书,不仅是因为他连写情话都不忘了飙才华,很多时候,从他的字里行间,我真的能感觉出李银河是这个世界上最棒最美的女人。

但在朱生豪的笔下,我时不时会感受到他的“优越感”,仿佛不是因为宋清如美好所以他喜欢,而是因为他喜欢了,所以宋清如才成为这世上最棒的女人。

这个感受时不时会闪现,所以读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内心简直……“跌宕起伏”。

好在大约过了1/3处,全书开始渐入佳境,除了聊空虚寂寞冷想你爱你等你,还开始聊些正经的翻译,嗯…反正我是宋清如我是忍不了他的,对事业认真没问题,但对爱人、甚至对路人,怎么能那么苛刻呢?

吐槽完毕,开始上鸡皮疙瘩金句。

=====

这里一切都是丑的,风、雨、太阳,都丑,人也丑,我也丑得很。只有你是青天一样可羡。

我并不要你也爱我,一切都出于自愿,用不到你不安,你当作我是在爱一个幻像也好。就是说爱,你也不用害怕,我是不会把爱情和友谊分得明白的,我说爱,也不过是纯粹的深切的友情,毫没有其他的意思。

对于见面我看得较重,对于分别我看得较轻,这是人生取巧之一法,否则聚少离多,悲哀多于欢乐,一生只好负着无尽痛苦的债了。

今天心里有点飘飘然。原因是一,昨天头痛一天,今天好了;二,

作者  | 2017-3-8 0:02:52 | 阅读(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