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美化记忆  

2017-10-24 13:05:47|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化记忆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1
跟老胡沿着长安街骑单车的时候,我找到了久违的静谧。

这是我第一次“进京”,高铁近夜里11点才抵达南站,安检,等车,待出租车开上南三环和东三环的时候,一路畅通,两侧的高楼内敛又不失巍峨。

北上的行程,原则上是个“坑”:客户的会议安排了英文采访,因为一个嘉宾主持临时没空,客户让我们公司找人救场,客户部的同事自然联想到了我,待我坐上高铁才知道,其实客户又另外找到了人。

所以这趟出差其实没我什么事儿,前前后后我也就给专家泡泡咖啡茶水以示存在,没什么负担。唯一暗自庆幸的,大概就是晚上约了出国小分队的同伴们吃饭,海阔天空地漫谈,讲故事,说笑话,笑到脸都发酸。

回到酒店的时候,时间又逼近零点,但我坐在大床上,枕边播放着Goose House的歌,我久违地,在集体活动后感觉失落,而不是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所有聚会对我来说都是消耗,找回了这一点,我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2
我很多年前就做过16型人格测试,当时测出来的是ENTJ,一种霸道总裁型人格,外向,话唠,死理性,张口闭口热血满天;后来时间长了,E(外向)和I(内向)的维度越来越接近,最近再做,虽然接近,但E的确已经很少是我的结果。

其实16型人格测试里,E和I所指的从不是话多话少,更多情况下是指自己能量的来源是外界还是内心,大学的时候,我的确热衷于学校活动,动辄和学生会那群人把酒言欢,通宵达旦,但现在,我愈发祈求一种平静的、无人打扰的生活,聚会和闲聊于我,越来越像一种负担,一种消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转变从何而来。

我甚至曾经觉得自己大概不适合做记者,毕竟,恐怕鲜有记者是像我这样在发布会一隅默默祈求没人看见我的,当人人都围着专家、PR谈笑风生的时候,我更喜欢一个人看材料,在采访的当口问出,结束了就收包走人,离开了就松一口气。

不过有趣的是,后来我还真遇到一些记者,如我一般“窘迫”,他们不是不能在餐桌上笑着跟专家开玩笑,甚至勾肩搭背地互捧,但下了台,也会舒一口气。记者也分很多种,有人热衷于攒资源,时间到了就转去做PR做MKT,但也总有一些,就是喜欢拍拍照、写写稿,他们对世界保有好奇心,但这这种好奇心从不显而易见的迫切。

这种脾性,像极了我娘亲年轻的时候,一群人在一起,就笑,也不说话;离开的时候,会挑准没人的路线,表面平静、内心却飞也似地逃跑。

过了很久才知道,那些人背地里都说她“清高”。

3
但也不是不知改变,好像在最近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学会了在餐桌上“嘲讽”大专家的收入,拿医院的“潜规则”下酒,明面上,丧失了很大一部分悲悯。

我甚至在阅读《自深深处》的起初,嘲笑过王尔德的自恋,觉得他被“渣男”所误是咎由自取,直到看完全书,才逐渐、逐渐地反应过来,这是他难能可贵的敏感细腻,当他奋不顾身地扑入一场注定伤痕累累、无疾而终的恋爱之初,他也一定看到了结局,但他还是陷了进去,那是一个艺术家炙热却脆弱的激情。

爱上“渣男”与写出流传千古的作品,像一个硬币的两面,无法割离。

如果不是读完了《自深深处》,如果没有和出国小分队吃饭,我大概会逐渐、逐渐遗忘自己曾经如此敬仰这纯净的品质吧,终有一天,我在餐桌上跟别人笑谈“艺术家都有病”,时间久了,自己都会信以为真。

4
老胡说起她在一家戏剧公司的工作,说是工作,其实还没有正式offer,但当她穿着不太正式的衣服前去面试,发现领导穿着大裤衩子推门而入的时候,那种惺惺相惜的画面,我听着,会心生羡慕。

我听着她和珺珺去上课,像是重回大学的生活,未必有钱,但精神富足,听一节“无用”的课,可以快乐一整天,吃一顿食堂,压一圈马路,内心就豁达如初,虽仍有迷茫,却不足以抵挡继续探索生活的愉悦脚步。

我也会心生羡慕。

我大概是这个小分队里最“务实”的人,做的新闻与民生相关,柴米油盐酱醋茶;没谈恋爱的时候,我也曾常在夜晚独自走过东安路,走过肇嘉浜路和衡山路一路回家,不到3公里的路程,吹吹风,能想很多事;

恋爱后,程序员先生常说我“不接地气”,连走2公里也嫌远。如今与其他朋友吃饭,最容易被问的话题是,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买房?准备买在哪?

就在与出国小分队相见的那天的下午,同事还问我,你们要买房的话,男方家能出多少钱?我说,不知道,她说,这都不问清楚,你怎么敢继续谈恋爱?

我已经很少、很少、很少和别人在餐桌上聊天时,说一些“自由而无用”的故事。

我还是保持着一年读50本书,可我在说着越来越少的话,很多时候,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该说给谁听,夹在“清高”和“务实”之间,我现在甚至常常会踌躇着不知该如何表现。

石黑一雄说,他关心人的记忆,人在回忆往事时,或多或少会对记忆做出些修正,但作为一名作家,他关注的不是回忆的真实性,而是人们所修正出的感觉,和修正的动机(大意)。

《远山淡影》里,女主在回忆往事时,若无其事地将自己的人格割裂成两份,说起自己脆弱而炙热的过往,平静得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有时候我在想,那个向往“自由而无用”的我,是不是也只是美化过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