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2017-09-18 23:09:34|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发生一件颇悲伤的事。

程序员先生想拉我一起看F1新加坡赛的正赛,我起先以看书进度跟不上为由拒绝了,在客厅翻开了《海都物语》,没看两页,他就在房间里大叫:你快来!这个发车太刺激了!

跑到房间,直播里正在一遍一遍从各个角度回放发车:两辆法拉利撞在一起,后面的红牛避让不及,三辆车扭在一起,连带着后面阿隆索的车身被撞出一个空缺,而第5位发车的小黑则“幸运”地选对了路线,避开了前面所有的车祸,攀到第一。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作为小黑的粉丝,我开心地打开微博,准备转发一下发车情况撒花庆祝……

然后,我竟然在微博搜不到任何F1官方账号,连之前一直关注的F1速报都停了更。

夜赛+雨,整场比赛其实状况百出,安全车出了好几次,影响了整场比赛的时间,以至于原定61圈的比赛因为耗尽了时间,在第59圈时就挥出了方格旗,这是一场多么跌宕起伏的精彩比赛。

但比赛结束了很久,我在百度上输入“F1新加坡站”,跳出的新闻都还停留在排位赛。

我按了N遍Ctrl+R,刷不出新闻,打开Guardian的APP,选Sports,硕大的Live F1 Singapore占据大半页面,连翻几页都还能看到F1新加坡站各个角度的新闻。

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作为一个F1车迷,我是拒绝相信这种情况的。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F1在中国的落寞其实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有一篇知乎帖子梳理过它在中国的辉煌,前后不过10来年的时间,这点时间,最多也就够让一个中学生赛车迷成长为对F1车票和周边具有独立购买力的少年。

2004年,F1拥有了中国上海站,在这前一年,央视拥有了F1的免费转播权,舒马赫最后几年的辉煌时光被广大中国观众看到,人们开始为之欢呼。

不黑不吹,那个年代的舒马赫之于F1几乎相当于乔丹之于NBA在中国体育迷心中的地位。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后来,莱科宁拿下雪邦赛道冠军,圈了一票粉,女粉尤其多;再后来,阿隆索,汉密尔顿,巴顿,维特尔,云云,走入人们的视野,媒体不遗余力地宣传这项赛事,因它本身就是一场半拼人半斗车的游戏,技术流的媒体写车,娱乐性强一些的媒体扒帅哥,永远不缺料;

然而,再再后来,作为中国赞助商的SINOPEC撤资,央视的直播中开始看不到“中国石化SINOPEC”样的洗脑广告,F1也就在这个阶段与央视渐行渐远。

同时也与众多媒体渐行渐远。

昨天发现如今已很少有国内媒体关注F1,甚至连很多体育媒体都没有F1专版的时候,我问程序员先生:你觉得,是因为F1车迷多,媒体才去关注,还是因为媒体把这些东西强塞给观众,当年才在中国有一波F1热?

程序员先生说,别问我这种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却觉得不难回答,因为这就是一场教科书般的agenda setting:因为要办中国赛,所以媒体提前一年开始“造势”,试图营造出这项运动举国关注的幻象;因为金主爸爸撤离,赛道维护也入不敷出,上海站年年都被念叨可能“停办”,媒体大军开始集体撤出。

一撤离,发现中国的车迷其实并不多,人们热衷于谈论帅气的车手和车,但对比赛本身的关注是有限的。一方面,赛车比赛多么枯燥啊,一圈一圈地开,一场2小时的比赛甚至可能以0退赛的结果完成,早些年上海站为了营造满员气氛,送过不少票,当场睡着或提前退场的不在少数;另一方面,F1永远不可能像乒乓球、篮球这样有群众“实践”的机会。

所有的人都只能“看看”而已,即使谈论技术,也更像是评论员,而不存在“解析”“学习”的成分,热情的可持续性着实太差。

我甚至怀疑有多少跑F1口的媒体人是真的喜欢F1。

《Media and political systems, and the question of differentiation》一书说,媒体的内容有两大牵制条件:政党和市场。如今的F1之于中国,既不像当年的乒乓球,或是曼德拉时期的南非足球,也没有任何市场价值——没有观众,也没有赞助商,F1再没有占据大头版的理由。

我知道这些,却还是忍不住要流泪。我甚至有些恨媒体人的身份,在对准了大事件,对社会发展产生推动的同时,也牺牲着无数“不重要”的人和事。

F1的在华落寞,一场教科书式的agenda setting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我是喜欢F1的,甚至某种程度上比NBA喜欢得更多。因为很少有一项体育运动在体能和智慧之外加入这样多的团队与科技,F1的美感在我看来,复杂而精致。我喜欢看他们在公路上驰骋,喜欢弯道超车的紧张,也喜欢直道超车的无奈与爽快;我尤其喜欢看进站,一场比赛,选择0停1停2停还是3停,会不会下雨,地干得有多快,载多少油,换什么胎,与前后拉开多少秒时进站是最佳时机,都是智慧;进了站,那么多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在几秒之内完成众多动作,衔接天衣无缝,那是我见过最迷人的团队合作场景。

我喜欢F1,喜欢看镜头在工作间、进站区和赛道上切换,喜欢听车队与车手简短的小对话,喜欢两名车手的战术配合(有时候则是撕),喜欢看冲线的车手把双手伸向天空,更超级无敌喜欢领奖台上大开香槟的壮景。

我喜欢F1,喜欢看他们烧大钱做技术革新,大到引擎,小到鼻翼(貌似也不小嗷),2009年bug般的布朗GP让老巴顿一骑绝尘,几乎气得我鼻痒……但再之后,我却连那样生气的自己也不曾找回。

其实随着国内媒体对F1的关注度急剧下跌,不得不说,也导致了我对F1的关注度下跌。最疯狂追车的那几年,连我妈都能轻易说出特鲁利、库比卡、甚至小林可梦伟等并不知名的车手名字,而在今年去上海站现场看比赛的时候,我只想感叹一句:印度力量的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娘骚了?

程序员先生拉着我在忙到崩溃的4月去看F1上海站的时候,只用了一个理由:这可能是最后一届F1上海站。

年年都有人这么说,只愿不要一语成谶。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