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是我的离职记  

2017-05-16 22:33:45|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估计能算得上近5年来最长的一次断档。

有时候我是想写什么的,遇到无趣的活动,想吐槽一下数百人一同浪费的生命;遇到不靠谱的合作者,也想鸡汤一把“认真才是最大的天赋”,然后打开博客,都无力地摊化了。

终于到X要离职了,我觉得我得写点什么。

不是我的离职记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X跟我是同一天入职这家公司的,比我大8岁,家族里流着高级知识分子的基因,他有着某国内知名财经院校的双硕士,我却总嘲笑他:你这文凭放在你家是给你家抹黑的吧?

他才不生气,坦陈得很,反正自小到大都是个活在毒鸡汤里的人。

大概是在社会里混久了,X身上有一股油滑气,喜欢踩着点上下班,做事从不用百分之百的力气;但他的业余生活绝不声色酒肉:阅片量早已轻松破千,60后到80后的话剧演出如数家珍,沪上知名的老馆子他一一莅临,对每家的菜色都能说出子丑寅卯。
到了过年,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跟那些花白头发的“爷叔”挤在光明邨门口抢食。

X向往的是那种80分的工作,就是自己有100分的能力,工作上发挥出80分就好,简单上下班,不必太累,所以他一直也没想通自己怎么会甘心折半了薪水跑到这朝不保夕的公司来,干着一份跟原先专业工作背景毫无关系的活儿,还待了那么久。

作为同事,很多人都没想通。
前两天在一场大会上遇见前同事L,L第一句就问起我:X还在吗?
我笑着说,可不是嘛,每个人都觉得他待了这么久不可思议。
连他自己都这么觉得。

入职一周年那天,他请我吃冰淇淋,然后跟我说,真没想到自己能在这待满1年,我说,哈哈,我也没想到你能待满一年。

可惜了。大会开完没两天,X就确定了要走的日子。

“MD”,我在心里不自觉暗骂了一句,L真是个乌鸦嘴。
上次开会她遇到P,P没过多久就闪电离职,这会问起了X,X才隔了两天就跟我说确定要走了。
这简直是离职死神啊。

媒体圈跳槽是真的很快,据说某知名科技媒体记者平均待的时长不足半年,就会找到合适的企业作为下家而跳走。

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在见多了能在公立医院把板凳坐穿的医生之后,我时不时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更适合医院而不是媒体圈。

我很难做到对“大V”的联系方式如饿虎扑食,开大会,每到间隙,L就能和大多数记者一起凑到那些发言者的面前,拼了命地让他们记住自己,换名片,加微信,我总是面带尴尬地站在圈外;
他们也会把“大V”当作“资源”,即那些可以加以利用的人,没事聊聊天,拍拍合照,发发朋友圈,要找人看病或是跳槽,都能毫不犹豫地给他们发去信息,而我总觉得这对别人是一种“麻烦”,即使我知道很多能混成“大V”的人本身也很享受这个被人麻烦的过程,但我终究接受不了在有事求人的时候,把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拉入熟人阵营;
说起来,他们也不是很介意跳槽这件事,在圈子里跳来跳去,寻寻觅觅,最终择一高薪公司而栖,而我却忍受不了把自己的人生活在不断地“适应”里,总还是希望能在一个地方扎下去,慢慢地浸润这个环境,一次比一次能问出更专业的问题,听到受访人夸我“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到位啊”是我工作中的极致幸福之一……

X有时候会说我太年轻,对很多事都放不下,王浩逝世5周年那天,南方医科大学宿舍杀人事件正闹得沸沸扬扬,我哭着给我妈打电话,问她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糟糕,王浩的事、黄洋的事,为什么总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我妈和X说了相似的话。

对我来说,X是我在这家公司里遇到的为数不多的“贵人”,所谓“贵人”,不在于年龄大小,更在于在我刚开始工作摸不着方向的时候,他经常扮演那个点拨我的角色。

在一家野蛮发展的创业公司,大家都在野蛮地摸索着自己的工作方向,领导、老记者和大编辑三个人都是工作多年依然热情不减的工作狂,我羡慕得很,但她们并没有谁真的听我说过自己工作中的困惑和苦恼,工作上遇到事情的时候,我除了打电话给我妈,最先想问的,大概也就是X而已。
毕竟,这家伙经历丰富,又带有哲人思维,对很多事看得通透。

大约是大半年前的一天,大编辑找X,问他对工作的打算,时值公司B轮融资失败,资金紧张,员工数从最高值一路跌回了我进公司时的状态。
然而因为冲击融资,媒体起家的公司已经把内容的重要性放得无限小,裁员几乎都是从我们这开始裁,内容部门的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X特坦陈地告诉大编辑:半年内自己不会走。

大编辑问他,半年后呢?

X依旧特坦陈:凭良心说,这公司半年后还在不在都不一定吧。

我进公司的时候,我们部门在沪的有7个人,X若是走了,就只剩3个人。

P离职前,我们去吃饭,回家后,我特别难过,因为P一直做政策线,我对很多医改宏观的认识都来自于他在选题会上的滔滔不绝,他离开后,我几乎找不到采访的方向。
但至少我还能和X讨论一下政策与管理,讨论一下文章的结构和推进。

一下子少了他们两个,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自己的线上撑多久。

P和X两个人都说,这家公司、这个部门是他们待过氛围最好的团队,没有勾心斗角,所有人头脑风暴争论不休,却又彼此尊重颇有快感。
然而终究败给了“人各有志”4个字,我工作是为了志趣,薪水适宜,开心就好,他们终究还是要追求些别的东西。

X曾夸我是他工作这么多年来遇到的在职场中最独善其身的人,说白了就是不愿和别人产生感情联结,再说白一点,是懒得处理人际关系。

可是等我嘲笑X总说要走而未走,嘲笑着嘲笑着,他的离开进入了倒计时,我还是有点难过。

大概还是年轻。

X今天请我吃饭,跟我说,觉得我也不适合这里,我说我知道自己适合哪里。
我们一起报出了那个地方的名字,然后一起笑。

大概会有一天,我会习惯媒体圈的关系,人和人之间,都是过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