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一把大火烧光了北京的房源  

2017-12-27 10:32:24|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把大火烧光了北京的房源。

上周末去北京找房子,去之前已经给自己划定了区域,也联系过一些中介,满以为被带着在那片区域里到处看,一两天就能找到一间称心的屋子:一张床,一张桌,一个衣柜,离地铁站近一些,厕所别太多人共用,2500以下。

结果没成想,往年最容易找房的12月,今年成了噩梦,2500以下的房子要不离地铁站超过1公里,要不4家甚至5-6家合住,要不已经入住的室友把公共区堆得没法下脚,要不孤零零坐落在工业区,毫无人气只有大货车轰隆隆经过,要不就是隔断或二房东。

最可怕的是,即使是这样先天不足的房子,中介手上也找不出几套,一场大火引发了一场low-end人口大清理,一个月前北京的房子天天要“秒杀”,中介说,常常是他们带着客户去看房的路上就接到电话那套房子就已经被租了出去。

好几个中介自己也成了被清理对象,好在自己做中介,没有房子的情况下可以优先给自己整一套,还能有内部折扣。

直接后果是,最近中介们都纷纷放弃了租房业务,很多中介已经不考核员工的租房绩效,因为租房价格水涨船高(单间上涨500一室一厅上涨了1000左右),房源依然少得可怜,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成绩效。

我后来跟老胡说,回头我写回忆录的时候,其中有一段是我在20多岁的时候曾经顶着人口清理大潮北上,应该挺帅的。

说起来,北京的房租本来就比上海贵一些,在清理的大背景下尤甚。同样是均价7万多的地段,我在上海能用不到4000租个一室一厅,到了北京这个价位最多也就租个独卫主卧,几乎差了一档;更夸张的是,我在北京彻底见识了花式隔断,从挂一个帘子到木板,再到石墙,好几个中介给我推荐隔断房,我都拒绝了,中介还很奇怪地说:住隔断没什么啊,都一样的啊。

即使清理了,他们也从没有觉得隔断是错误。

我后来跟上海的朋友说起这段,上海的朋友俱是觉得不可思议却又在情理之中,上海市内早已看不到的隔断房,到了北京遍地开花,他们还美其名曰“房价这么高,房租低了太亏”,我甚至还看到有房主把每个卧室都辟出一块区域做卫生间,实在不知道那下水会怎么走。

难得看到有的房子房型规整,没有乱改,一个大客厅采光极佳,中介依然充满憧憬地说:你看,将来你们这还能隔出一间来。

最终,连我北方的朋友都听不下去,自嘲道,北方确实对规则这玩意儿没什么敬畏心,大家都在做的事就是对的,规定那是给上面看的。

最终的最终,我从南五环找到北四环,终于在周旋了无数中介(因为每个中介手上最多也就2套2500以下的房源)、看了十几个奇奇怪怪的单间之后,定了一个小小小小的单间,室友都非常注意不占用公共区,离地铁站300米,出门有大超市(可以买菜,据说北方不兴去菜场)、有便利店(北京便利店比上海少得多也是人尽皆知的事),还有一个早餐摊,在连上海家门口的早餐摊都被清走的大背景下,那天早上去地铁站,我竟然觉得有点感动。

你好啊,大北京,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一把大火烧光了北京的房源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

说几个在北京找房刷新认知的事儿:

1、北京小区里的楼分为塔楼和板楼,塔楼东西向,板楼一般房型南北贯通,楼下会有单独门禁,安全又明亮,所以处在同一个小区里板楼价格通常更高一点,比较抢手;

2、对,北京竟然不是所有的房型都朝南,我一直以为我国除了北回归线以南地区,其他地区的房子都该朝南;

3、然后吧,北京房子不需要朝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干。比如我在江南待久了,很忌讳常年住朝北的房间,因为非常阴冷,到了北京,我问同学,朝北房间怎么晒干衣服啊?同学一脸“你智障吧”的表情看着我。在北京,晒干衣服好像从来不是问题;

4、在北京遇到过一个位置、房间空间、价格都非常合适的房子,那房子原是两室一厅,一个姑娘和爸妈共住的,后来爸妈给孩子在不远处买了套房,但很小,只够孩子自己住,爸妈就留在原先的房子里,想再招一个房客,因为实在害怕要担起“照顾”她爸妈的责任,所以我没选择那套房子。回头想想,即使在那个区域砸一个小房子,价格也是不低,爸妈很有可能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为孩子减轻一些负担,这是一个多么典型的“中国式家长”故事;

5、另一个房子,小区周围有好几个名高中,那边的房子很多都租给来此上学、父母陪读的家庭,当时那个陪读妈妈也是租了一个三室一厅,陪读,同时,当二房东,想把剩下两间都租出去赚些钱,租金虽不贵,我最终还是膈应于二房东,放弃了。
据说孩子还有一年半高考,陪读妈妈说,房子一年半后到期。
又是一个“中国式父母”。

想起一个故事,我妈的一个亲戚,50后,经历过一系列上山下乡、知青、WG、改制、下岗,如今60多岁了,在一家澡堂给别人搓背,不是没有退休金,但退休金太低了,不足以帮儿子在大城市还房贷。

哎。

关于爸妈提着一口气给孩子最后一把助力的故事,我觉得我能再写一篇文章。

隔断的、清理的、做中介的、找房的,谁不像蝼蚁、谁不在挣扎呢。

下一阶段做新闻,就要从这些故事中开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