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终于有一次纯粹以吃吃吃作为旅游主线  

2017-01-04 22:13:29|  分类: 作·愚萌毁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真是一座让人欲罢不能的城市。

更准确地说,广州的食物真是太让人欲罢不能。

早些时候做广州游的攻略,不管是越秀公园白云山沙面小蛮腰还是珠江河畔,我都提不起半点兴趣,倒是听到陶陶居点都德广州酒家银灯食府……我的妈,哈喇子直掉。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于是我和程序员先生的广州行程大致就糙成了这个样子:

住上下九,吃吃吃

挑一天去北京路,吃吃吃

点都德和广州酒家的早茶要占两顿早饭

  虾饺流沙包凤爪艇仔粥及第粥及其他

陶陶居要当一次晚饭

  毕竟烧腊骨灰控程序员先生说那里的至尊烧鹅号称全广州第一?

达杨原味炖品不能落

  椰子炖鹌鹑,排再久也得吃一口

银记肠粉和仁信/南信甜品至少吃一次

  三星汤肠粉双皮奶姜撞奶和充满芝麻味的芝麻糊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陈添记值得尝试

  因为吃个鱼皮还能座无虚席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鱼皮的味道其实也蛮诡异的,一定要配粥,一定要配粥,一定要配粥,必须重复三遍!!!)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宝华面店也值得尝试

  不吃一口瑶柱鲜虾云吞面好意思说自己来过广州?(然而后来去了竹升面馆总店吃了面)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凉茶也要吃,店家看缘分

其余随意

真的,随意,吃到哪逛到哪就是。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广州塔又名“小蛮腰”)

我们曾经在准备去越秀公园的路上看到指路沙面的牌子,估计沙面离此不远,就改变了行程先去逛逛,逛完觉得一股子老租界+意法风情街的游客味儿;

不知去哪里的时候,石室圣心大教堂就在住处附近,亦可一去(结果发现还是路上吃的黄鳝煲仔饭和清炒芥菜更让人印象深刻;

早起吃了饭,无处可去,就到中山大学和小蛮腰遛了一圈,妥妥地到上海逛复旦和东方明珠的即视感;

本想从小蛮腰坐个渡轮去海心沙,结果还坐错了船,跑回了北京路……

嘛,我们大概就是和逛逛逛的景点没缘分,于是到了天字码头,买了些回沪的手信,就淡定地和程序员先生拖着几乎走断了的腿,屁颠屁颠跑到银灯食府吃了鲍汁一品上素。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每一个爱吃的城市都有一道“炒素”,苏州有白什盘,广州有鲍汁一品上素啊)
 
广州在我的印象里其实一直是个商贾遍野的城市,海鲜批发一条街……玩具销售一条街……五金杂货一条街……炒货一条街……甚至还有医疗器械一条街……

遍地都是做生意的。

我们曾经进过好几次商场,结果连对品牌如数家珍的程序员先生也终于在广州“败下阵来”:偌大的商场,几乎没有认识的牌子;世界名牌,常被山寨……

“马老师你看,那边有家登喜路!”

门口写着元旦大促全场39元起。

还是连锁。(手动再见

但这样的广州也就自带一股热热闹闹的市井气,上下九步行街上已经低至全场29元起的店还在买一送一,珠宝店门口是嘹亮的音响,每家店都人头攒动,每家店门口的营业员都拍手嘶吼到深夜,声嘶力竭……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这家店人实在是算少的)
 
连吃个早茶都熙熙攘攘。

广州的早茶菜单长了一副让我想全点一遍的面相,恨就恨自己胃口太小,每样尝一个,点不了几份就吃饱了,毕竟都是主食嘛。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我们在广州待了3个早上,去了广州酒家和点都德,前者消费偏高,后者则人多。

我和程序员先生尽最大可能地尝试了两家店不一样的特色菜,算得上各有所长。

比如广州酒家的鲍汁凤爪,入口即化,极其入味。

而点都德的甘蔗汁流沙包,皮极薄,馅料饱满到咬一口几乎井喷的状态。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虾饺,各有千秋,点都德的四色虾饺貌似号称有什么祖传历史,虾仁极其丰富,泡在几乎尝不出味道的花旗参汤里,颜色很适合发朋友圈嗯哼。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青芥三文鱼挞的芥末味十足,当早饭吃有点冲鼻,相比之下更喜欢松化鸡蛋挞,外皮酥就算了,里面的鸡蛋口感简直嫩到想哭……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三文鱼挞里藏满了芥末)
 
那口感,第一口咬下去的时候简直满眼冒星星,程序员先生问我这个和莉莲比怎么样,我说,莉莲我撑死吃两个,这个我能吃一盒!6只装的一盒!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话说点都德也是挺典型的“伪百年老店”,开了不到十年的样子,像青芥三文鱼挞这样的菜色一看就是结合了日料特点,不过好吃最重要嘛,近几年上海苏州也兴起过一些“伪百年老店”,不得不说有些新店能得到老一辈顾客的青睐也是有原因的,比如苏州琼琳阁面庄的“蜜汁肉排”浇头也毫不传统,却受到了老饕们的一致好评。

这才是料理的发展嘛。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扯远了。

说说陶陶居的烧鹅,程序员先生作为一介烧腊脑残粉,平时看到家门口的烧腊铺都常走不动道,此番到了广州,我都怀疑他是带着“朝圣”的心态来的。

用程序员先生的话说,陶陶居的鹅肉可能是他活到近30岁吃过最好吃的,谈对吃的评价一般谈两个维度,一是口感,二是味道,陶陶居烧鹅的口感,基本达到了烧腊圈“神之一手”的境界,皮极薄脆,肉够酥嫩,皮和肉中间厚厚的油层几乎都被烤走不见;酱汁的味道,也是一等一的好,好到什么程度?程序员先生有一次把一块肉蘸酱蘸深了一些,赶忙抹在其他肉上,边抹边告诉自己,不能抹这么多,不然后面的肉该吃不到酱了~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最后一个晚上,我俩去了银灯食府,他很“作死”地又点了一例烧鹅,比陶陶居的便宜了10块钱,量不如后者大,味道和口感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他甚至一度怀疑那是烤鸭而把服务员叫来进行了询问。

可话又说回来,真能把食材做出食材该有的滋味的店家又有多少呢?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白水豆腐也是极好地保留了豆腐的原味啊)
 
亚里士多德曾经出过一道哲学题,大意是,世界上最好的风笛分给谁最公平,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要给世界上风笛吹得最好的人,因为这才是风笛存在的“意义”。

所以我觉得,一只烧鹅最大的幸福应该是被陶陶居的厨师做掉……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以此类推,鹌鹑最大的幸福应该是被达杨原味炖品店的老板炖掉……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达杨的椰子炖鹌鹑其实算是我无意中翻到的一家店,之所以决定去吃,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离北京路不远,吃完方便浪到北京路接着吃(咩?

其实椰子炖鹌鹑大抵不难做,算是广州比较寻常的菜色,以此为主营业务的饭店小铺也不在少数,但能像达杨这样排起长龙的估计不多。

说来也奇怪,达杨连个像样的店铺都没有,敞开在大马路边,随意地摆几张破桌烂椅就能把客人招呼得乐于排队真是奇景,就算不排除有媒体号召的力量,食物也一定是占了大功的。

广州是座踩在北回归线上的城市,椰子成本不高,他们也乐于把椰子加入到菜品里,炖肉的时候以椰子为盅或是为香料,不仅能让肉泛出清冽甘甜的滋味,还能解腻,早先吃椰子不语的时候,我就讶异于在鸡肉锅里加了椰子,竟能在味道和口感上双重加分。

简直是低成本犯规手法啊喂。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其实这次还吃了很多加分菜,实在难以一一列举,银记的酸辣三星汤,酸辣以酸萝卜和小泡椒调味,滋味舒服得让我把碗底都喝了精光;
竹升面馆的瑶柱鲜虾云吞面,面并非我喜欢的口感,但那充实饱满的云吞一口咬开,鲜味弥漫了我舌尖一整晚;
还有仁信的姜撞奶,小小小小的粘稠感,于我而言,恰到好处,就像点都德的松化鸡蛋挞,都是蛋白质刚开始温润变性的优秀产物;
艇仔粥、及第粥和海鲜泡饭,都是极对我兴味,用料品种丰富,每样都不多,结合在一起却又别有鲜味……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陶陶居的海鲜泡饭)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点都德的及第粥)
 
说到底,吃在广州,那是鲜字头上一把刀,用某珺的话说,我们这种南方人对这种一泼水、一勺盐调出原始滋味的东西是没办法有抵抗力的。

终于有一次能纯粹以吃作为旅游主线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银灯食府的萝卜牛腩煲,牛腩腌过,但腌得很清浅,要用力咬一口才尝得出一点点,整份汤品鲜到我又一次刮了锅底……真没出息QAQ)
 
过去我常觉得,冬天是这样一个季节:寒风凛冽,万物萧瑟,连人的心情都容易矫情抑郁。

越是如此清冷不堪,屋内亮黄色的灯光和热气腾腾的食物就愈发馋人。

比如去苏州热一锅羊肉汤,酌几口桂花酒。

在广州吃过一轮后才知道,什么越是寒冷就越衬托喝一口热汤的幸福——那都是有冬天又没有暖气的作孽星人聊以安慰自己的鬼话。

吃吃吃的幸福,是不需要季节来衬托的。

=====因为塞不进文中,所以写个后记=====

话说这次在广州的游玩路线还是挺游客的,吃的店家和菜品也很游客,权当第一次踩点吧。

最后一个早上,我和程序员先生坐在点都德二楼,聊着聊着就决定广州还得再来,不是没玩够,纯属没吃够。

以后来,可以探索些相对不那么“游客”的路线和店家,像雅苑、凤厨,还有同顺鹅庄的烧鹅不知道会不会更入程序员先生的眼?玫瑰、百花的甜品,喜茶、奈雪的奶茶也可以尝试。

也可以再攒些新名字。

当然,按程序员先生的耿直特性,就算是为了陶陶居的烧鹅,一年飞来吃一次也是值得的。

这是真·吃货精神啊。

此次来广州,看完了《东京本屋》一书,吉井忍对东京独立书店的探访与访谈,别有韵味。逛吃期间曾经误入一家老式独立书屋,在达杨旁边,空间逼仄,气味老旧,光线暗淡,店主优哉游哉地坐在门口,书都是自己攒了几十年的老玩物,纸常常烂到卷边掉渣,唯独友人帮他画的书店空间明信片崭新地立于门口,和这个很有些《伊莎贝拉》的空间形成了某种对比。

书店之于包括我在内许多人的意义,或许就是只要有个能随手翻阅歇脚的地方,就很安心,偶然遇见,就会开心。下次来广州,不知道能不能在《食在广州》之外再带上一册《愿天堂就是书店的模样:探访广州独立书店》,来一遭文化之旅呢?

对了,鲍汁好好吃,我准备去天猫下一单致美斋的鲍汁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3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