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协和医事》:这世上还是存在真正的大学的  

2017-01-31 20:28:10|  分类: 趣·剧漫书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协和医事》:这世上还是存在真正的大学的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恰好在清华医学院与协和医学院分手之际翻开这本《协和医事》,时间上,是有些微妙的。

 

2006年,清华大学与与协和合作,诞生了两个名称并列的机构: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这是几度其他方式的合并意向受到抗议后的妥协之举,想来,当时的协和医院,虽一直稳坐国内各大医院排行榜的榜首,却早已没有当初建校时的意志决绝和资金保障。

 

10年后,清华大学医学院与协和医学院还是分道扬镳,但对这件事,协和方面自始至终也没表什么态。非985、非211的身份,让这个曾是国内绝对首屈一指的医学殿堂,如今只像个辉煌却固执的迟暮老头,既寻求改变,却总有些执念。这次的“分手”,也呼应了书的部分结局。

 

合上《协和医事》的时候,我实在没有想到,在描绘了协和的梦想启程、内在精魂、从贵族走向普罗大众之后,这本书的竟会在最后落得如此伤感。

 

内省、专注与慈悲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绒癌专家杨秀玉曾经在门诊时遇到一个中年男人拿着爱人的化验单来找她,老太太看了化验单,神情激动,大喊:必须继续治疗!但中年男人翻遍全身只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火车票,说:家里瓦房都卖了,我们已经没钱治病了,就剩这一张回程火车票。

 

杨秀玉听到了,立刻走到衣架旁,从挂着的白大衣口袋里翻出一沓钱,火急火燎地说,这是我刚发的工资,你先拿去取药,记住一定要治,千万不能耽搁!嗓门之大,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在吵架。

 

这是《协和医事》一书中的一个故事,或许也能算是这本书中众多故事的一个缩影,从中得以窥见以杨秀玉教授为代表的协和医生对病人的负责,还有孩子般的率真。

 

协和是什么?在这本书里,它有两重身份,一是协和医院,涌现了众多医学大家,把国内尚未成形的科室一个个建立起来,而且建得水平之高,与领先的欧美几乎没有差别;但作者更着墨于协和医学院,那是一所真正的大学,既有水平高超、并且愿意倾囊相授的大师,也有极其自省而专注的学生,他们居有定所食无忧,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扑在了医学上,一张张不见阳光的脸被外人称为协和脸

 

协和从来不缺争议,他们的全英文教学、八年制、疯狂的淘汰制,哪一样不被外人讨论甚至嘲讽?杨文达就说,协和以‘超过美国许多医学院预算的数千万美元投入,每年至多只训练三十余人,凸现了精英教育的铺排与奢侈。

 

但协和人从不在乎这些评价,他们追求医学的神之一手,永远的自省、专注与慈悲,因为医学是科学与人文的极致组合;而那些教授课程的大师,则想要实现真正的大学教育,充分发展年轻人的能力和个性,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尊严,成为有教养的、独立自由的共鸣

 

那个年代的老协和,都有着终身奉献给医学事业的觉悟与行动,譬如被人尊称为万婴之母的林巧稚,替无数产妇接生,自己却终身未嫁,而事实上,那个时候的协和,也不允许女医学生在规培结束前结婚,像林巧稚这样直接选择不婚的,占了很大一部分。

 

兴趣爱好、婚姻家庭皆可放弃,但书不能少读,病人不能少看,这是老协和的执念。于是协和最终拥有了高于现实的气质,傲视短见的实利主义,庇护一切虽被现实冷落、但具永恒价值的东西

 

如今看来,那些极具理想主义的生活方式多少有些迂腐,但那些自由、自治、超然、独立依然令人动容。

 

真正的大学还是存在的

 

时代终究是变了。

 

我曾经遇过一个终身教授,聊到现在的年轻医生气不打一处来,她说自己70多岁了,看门诊,每个病人的病历必须写五行,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三行病历怎么写得清楚;带学生查房,她说他们科病人的基本检查有三样,挑了一个住院医生问,你检查了几样?住院医生说从来只检查一样。

 

她在病房里当场就激动起来,先大声批评住院医生,再批评了她的老师带教不严。

 

她不是协和人,但身上也有老一辈那固执的劲儿。

 

现在的年轻医生常以龙飞凤舞的病历字体为荣,看到字迹工整的病历,极尽揶揄戏谑,称那些病历一定出自实习生”“学生之手,这不能全怪罪医生,时代在变,制度在变,人们的价值观也在变,对医生职业的理解也在变。

 

但当林巧稚的中英手写病历被媒体公开的时候,这些年轻人还是大多闭了嘴。

 

书中有一个小标题叫《医圣时代已过,良医余韵犹存》。如今或许不是一个能出大师的时代,但协和那雕梁画柱、中西合璧的建筑依然巍峨在京城里,每天看病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协和之于许多患者,依然是最后的希望或宣判,过去如此,当下如此,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它的神圣性也很难被替代。

 

这世上还是存在真正的大学的,作者说。这话听起来多少有些伤感,但也未免不值得欢喜吧。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