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奥杜邦的祈祷》:追一场轻盈而浪漫的风  

2015-08-12 04:57:53|  分类: 趣·剧漫书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完《金色梦乡》的时候,在惊艳震撼之余,我很自然地给自己列下了接着看伊坂幸太郎的书的任务。因为听很多人说《金色梦乡》乃伊坂的巅峰杰作,其他作品与之相比相去甚远,于是我带着极低的期待翻开《奥杜邦的祈祷》(以下简称《奥杜邦》),结果……

 

你们都走开!奥杜邦的弹幕由我一人承包!!!

 

↑画风错(拍飞︿( ̄︶ ̄)︿

《奥杜邦的祈祷》:追一场轻盈而浪漫的风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奥杜邦》没有《金色梦乡》好评如潮,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比起后者丰满紧凑的情节元素以及反乌托邦的主题,前者显得过于单薄,个人化风格强烈,就算伊坂扎实深厚的叙事功力依然耀眼,也远不可能如《金色梦乡》那般取悦所有人,所以对这本书的喜爱,更大程度上可以算作一种偏爱。

 

对这个故事的偏爱,正是出于那种“单薄感”。相比《金色梦乡》厚厚一本让我熬着夜也要读完,没有地方可以夹一张书签把书放下,《奥杜邦》实在太清浅了,节与节、章与章之间只有着淡淡的联系,随便从哪里放下,再随便从哪打开,似乎都不会影响阅读感受,所以不止一次地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想起村上春树,想起那本我看了不知多少遍的《挪威的森林》,除了第一遍看是从一而终,后来几次复刷都不过是随手翻开一页顺着往下读而已。

可《挪威的森林》是爱情小说,伊坂幸太郎却不管怎么说还戴着一顶“推理小说家”的大帽子,嗯哼,一个颇有些治愈的推理小说家。伊坂的腹中有数不尽的才华,可他向来把“设置悬念”当作手段而不是目的,开一个妙趣横生的脑洞,表达一些现世的主题,再运用纯熟的悬疑技法表达出来,精致浪漫的故事里便有了层出不穷的趣味与惊喜,而绝不会出现什么遭遇了一点童年黑暗就心理变态的家伙。

 

譬如设定上,故事发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岛上有着一群奇怪的家伙,会说话的稻草人,只说反话的画家,喜欢伏在地上听声音的小女孩,还有一爬上树天就要下雨的猫……《奥杜邦》的腰封上赫然写着推理界《爱丽丝梦游仙境》——这宣传语在我看来固然略显坑爹,不过,初看之下倒也不完全错误就是。

这群人在这个小岛上和谐共处着,伊坂甚至把这座岛上的社会简化得没有所谓层级,甚至几乎不需要学校研究所之类的存在,智慧与发展来自于唯一的外界桥梁(熊大叔),目中所及的工作不过是警察、邮递员、画家、便利店店员(兔子小姐那是什么店来着?)之类,就像一个幼儿园小朋友对社会的畅想,简单得过头,却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可设定清浅若尚能解释为作者喜好,那作为一本“推理”书,轻盈的结局则更像一个“不负责任”的冷笑话了。

 

↓↓↓↓↓前方高能剧透↓前方高能剧透↓前方高能剧透↓↓↓↓↓

 

贯穿全书的是一句岛上百年来流传着的传说,说这座岛上缺少了一样东西,只有外来人能够带来。缺少的是什么呢?作为读者,我和主人公一样不断排查筛选,企图在结尾到来前,能够找到这样东西。

我曾以为这小岛上缺少的是“实感”,因为这岛上的人很大程度上就像村上书里的主角们一样冷淡,看似相互认识熟悉彼此联结,实则对于别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从来不会多加干涉,后来想想,这或许说明他们缺乏的是关注他人的悲悯之心。

然而实感也好,悲悯也好,这些听起来往往很了不起的主题反思与探讨,在伊坂的笔下却一一被轻描淡写地带过。他想说的东西比这些简单得多。

音乐而已。

 

书中曾两次出现这个对话:

“你知道人类形成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吗?”

“接触音乐?”我随便说说。

“你在胡说什么?!”

 

重要的事情重复了两遍,我都以为不过是个冷笑话,结果一语成谶,难免让我想起《海贼王》里路飞还没几个队友的时候就已经希望招一个音乐家,最后老骷髅拖拖拉拉直到八个人上船了他才出现。

 

故事的最后,当静香带着她的乐器和伊藤一起走上山丘的时候,优午的头就在山丘上安静地搁置着,园山妻子的墓前或许还放了那些他画的画,然后,一阵微风袭来,这群先前看起来像是爱丽丝掉入的仙境里的家伙们,就这样一起听风的歌。

 

优午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就像《金色梦乡》的结尾一样,作者将一切都串联起来,显示出了一个推理作家该有的功力和素质。

可我明明一直在等待一场浓墨重彩的解谜剥离,伊坂这家伙却倏忽间一个轻盈地转身,不顾我满脸诧异把浪漫的粉末洒遍了字里行间,真有些不厚道。不过,一边觉得他这样玩弄我真是过分,一边却享受着,想再被玩弄几次,这大概也就是伊坂的魅力所在了。

 

↑↑↑↑↑剧透结束↑剧透结束↑剧透结束↑↑↑↑↑

 

作为一名“推理作家”,看看我们伊坂大人都干了些什么?他触及了人类的帕托斯基大屠杀,借稻草人之口说出了人类本质中的自私属性,明明是人类创造的东西,却有着远胜过人类的悲悯;而在“爱丽丝”故事的外衣之下,这个故事还藏着一颗孤独的心,那些奇奇怪怪的人们生活在同一座岛屿上,偶有交集,却互不干涉,明明和村上一样探讨着人类不可剥离的孤独感,却浅尝辄止。

《奥杜邦》这本书不深刻,不隐晦,甚至夹带一点直白的流行元素,就像阅读《金色梦乡》时一样,明明是个该让人皱眉头的故事,我却每隔几页就忍俊不禁。伊坂的笔尖不仅能够驾驭空旷的脑洞,还能够把每一个小细节都写到传神,偶尔抖个机灵,让人会心一笑,笑完,却还有着回味的余地。

 

比如在书里,伊藤和日比野曾有这样一段对话:

“我认为自己发射的箭一定会命中靶心,结果却插进十万八千里远的地面,这教人怎能不失落?”

“真是那样的话,”他脚步轻盈,“只要在箭掉落的地方画个箭靶就好了。”

 

这种随性的趣味一如伊坂自己的写作风格。过去读东野,一整本书都有着“理所当然”的脉络,读完就可以想象出作者在落笔小说之前,结局早已在胸中。读伊坂的书,却常常让我怀疑他到底是写到哪个章节才定下了结局,那种感觉就像追风,你不知道下一阵风会吹向哪里,可是,仿佛只要这么追着,一百页,两百页,三百页,就能收获无上的快乐。

随性、轻盈、而浪漫的快乐。

 

=====插不进去的想说的内容QAQ=====

1、本书人物也塑造得非常……浪漫!比如一边养花读诗一边杀人如麻的樱,无论别人对他怎么求饶,他都会以一句干脆利落的“那不是理由”然后“砰”地一枪,简直不能更酷炫;日比野、轰大叔、兔子小姐、小山田、邮递员夫妇、瘸腿田中还有画家园山也各有各有趣的特点,园山为妻子画的那些画既让人无奈,却也不得不使人感到感动(不过园山说反话的原因23333,我也觉得像个冷笑话)

2、因为了解一点点日本历史,所以我大概知道这本书里所说的日本闭关锁国政策,如果说这本书探讨了什么严肃主题,那么其一是人类的自私本质,其二就是对当年闭关锁国的反思了——然而伊坂桑写起来口吻一点都不严肃嘛╮(╯▽╰)

3、因为读的时候感觉《奥杜邦》画面感很强,外加《金色梦乡》的改编电影也非常成功,我以为这部也会有改编电影,后来查了一下并没有,想想也确实,这本书设定如此天马行空不接地气,风格又轻盈随性私人化,要改电影很容易砸吧?

4、作为一个并不待见类型小说的人,伊坂是我真爱!看完《金色梦乡》+《奥杜邦的祈祷》,我已经把伊坂列为所有小说都要补起来的作家了,待遇和当年看村上春树是一样的,虽然伊坂的小说其实说到底,也就是流行小说,并不能更进一步,相对来说,村上的书还有一只脚跨入了严肃领域,不过完全无碍,因为伊坂的风格窝实在太喜欢惹!(画风怎么又变了→_

5、下一部《重力小丑》补起~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