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啟航吧!編舟計畫》:丰满的原著,精巧的改编  

2015-06-29 06:43:43|  分类: 趣·剧漫书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入日本映画坑多年,但真正让我存在电脑里没事拿出来反复看的日本片其实大约也就四五部。
《编舟记》算一部。

先看电影后读原著的情况在我身上发生的次数也不多。
《编舟记》算一部。

同时看过电影和原著、并对两者都赞赏有加的作品我大约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然而《编舟记》依然算一部。

《编舟记》之于我,就是如此特别的存在。

《啟航吧!編舟計畫》:丰满的原著,精巧的改编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读过原作之后,不得不说,比起时间有限的电影版,书里的故事更加丰满和充沛,耐人寻味的小细节一波高过一波,人物刻画也立体得多。譬如辞典编纂部原先的成员在马缔光刚来的时候曾问他最喜欢做些什么,马缔的回答是——
「我的兴趣……是观看搭乘手扶梯的人群吧!」
「每次走出电车车厢,我都会刻意放慢脚步,让其他乘客超越我,一窝蜂冲到手扶梯前。但是他们的争先恐后却不会造成混乱,好像暗中有人操控着一样,人群很有默契地自动分成两列,依序搭乘手扶梯。而且,左侧一列站在手扶梯上,右侧人龙不断往上走,井然有序。上下班尖峰时刻人潮多时,场面更是壮观美丽。」
作为读者,第一次被马缔攫住心确实是从这个答案开始的,右行左立的扶手电梯所呈现的秩序之美我曾在上海看过,也被那震慑过,所以当认真君(马缔的日语与认真同音)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我满心的弹幕都是:啊哈,わだしも!(我也是)

竹婆对马缔和香具矢的“助攻”也让我印象深刻。在电影里,其实竹婆从来也不知道马缔对香具矢是有意思的,而在书里,本着“要学会依赖别人和被人依赖”的精神,马缔竟向竹婆主动道出自己喜欢香具矢的事实,并希望竹婆能够有所“助攻”,虽然俏皮的老婆婆使出了那招俗气的肚子痛而把他俩送去了游乐园,但果然,有了这样曲折的经历,马缔的逐步成长才显得更加笨拙和立体吧。

诸如此类的小细节还有很多,一时半会也想不全,电影把这些东西都砍了去看似有些可惜,但终究还是可以理解的,若是每个细节不加删改地都说满,整部电影倒反而零碎脱节了,主线也很难有充足的篇幅展开(e.g. 致青春)。

然而西冈是个例外,如果我先看书后看电影,对西冈的删改恐怕难免会叫我七窍生烟。

看电影的时候,我其实并未对某个角色产生独一无二的好感,松田龙平、小田切让、宫崎葵这三大主角在电影中所扮演的角色各有千秋,也都深深地印刻在我脑海里,以至于看书的时候即使是电影中没有出现过的情节,我也能迅速把他们的脸搭配上去,且毫不违和。
然而马缔作为一枚nerd傻气十足,就角色本身而言十分简单;香具矢温柔俏皮却又颇有主见的形象像极了我自己(真不要脸XD),作为和我同天生日的小葵对她的演绎也就得心应手,算不上复杂;而对西冈,电影里直接将其简化成了一个毫不认真努力坚持上进的普通青年,被从辞典编纂部调离到宣传部的时候,作为观众的我甚至长舒了一口气——毕竟那才是更适合他的地方。
可书,其实并不是这么写的。

书里说,西冈对待编纂辞典是尽心尽责的,尽管其实并没有兴趣也没有热情,但既然被分配到此,就会努力去做;
书里也说,西冈在编辞典方面是有才能的,不仅在于他对《心》这一日本经典作品中不合逻辑之处的直觉,更在于在工作上他也能给这个团队灌注许多其他人创造不了的能量,虽然他并不如马缔、荒木、松本老师他们那么认真和固执,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再加上对人际关系的长袖善舞,帮助和联系了不少委托的专家教授,而这些活若让马缔来做恐怕都会砸了锅;
——荒木常说「辞典是团队的心血结晶」,现在才明白真正的意义。
我才不要像教授那样马虎敷衍,只想让名字印在辞典上。不论去到什么部门,我都要尽全力协助《大渡海》的编纂,不挂名也无所谓。就算在编辑部完全被除名、半点痕迹也没留下,即使被马缔说:「西冈?这样讲我才想到,好像真的有过这个人。」也在所不惜。
重要的是做出一本好辞典,重要的是以公司同事的身分,全力支持这些为辞典奉献一生的人们。
越是看起来全无节操的小人物,坚持的时候才越????的闪闪发光呢。

书里还说,西冈对于自己在辞典编辑部的地位是非常在意的,他会去找丽美来确认其实像马缔、荒木、松本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才是不正常,可是在这个部门,他分明就格格不入,而他本人也一直在努力寻找那种“认同感”,也许看起来没心没肺爱吹牛,实则在工作中他是相当卑微的;
而书里最让我感慨的,是西冈对于马缔的嫉妒,明明自己比马缔聪明又帅气,可无论是喜欢的工作还是喜欢的女孩,马缔一样不落地全得到了,反观自己的人生,简直失败至极,吊儿郎当毫无出息……
——如果我也成为像马缔那样的人,那肯定会看到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世界吧!那会是个光芒万丈、甚至闪亮到让人揪心的世界吧!

西冈是全书最真实的小人物,在电影里却被简化成了一个单纯的享乐主义者,接地气的负面情绪与不甘心被砍得七零八落,尽管电影中在离别那天西冈依然难过到喝得“酩酊大醉”,但他依然像个暗自庆幸的逃兵,比起书里马缔对他无心的拯救,电影里的调动对他来说是实打实的逃避,也实在不值得伤感。

西冈认为马缔是一位辞典天才,但不知变通,是和自己完全没有交集的怪胎;现在依然这么认为。如果学生时期和马缔是同学的话,肯定当不成朋友。
但马缔的一番话却解救了西冈。因为不知变通,所以不懂虚与委蛇,唯一的能力是做辞典时非常认真,正因如此马缔的话才让人信服。
我是被需要的,绝对不是「辞典编辑部多余的员工」。

三浦紫苑这一段简短的描述把西冈释然的心态描写得真真到位。

但电影该不该扁平化书中的人物形象,这一点,其实是见仁见智的,在没有阅读原著的情况下,西冈在电影中的呈现也是完整饱满的,只是不那么复杂而已,更何况,其实即使是马缔与香具矢也有不同程度的删减,香具矢独立不屈服的性格在电影中被改写为一种轻描淡写的困惑,在读了原书的情况下,多多少少也会有点不开心吧。
但总的来说,这部电影的改编仍是精巧的,它完整地保留了原书鸡血般的职人精神,却以更闲淡、轻柔、简单、俏皮地方式对这一主题进行呈现。

譬如在书里,西冈想到丽美,只是个“卸了妆以后就成为丑小鸭”的女人,虽然也会佩服她化妆技术高超并且每天能坚持化妆很了不起,但一开始,他的确是被香具矢的美打动了的;而在电影里,西冈与丽美从一开始就是男女朋友,一直到西冈要被调走那天,他在醉酒之后抱着丽美哭,哭相难看不说,哭着哭着还求了婚,
——真是接地气到家了。

“接地气”这个梗在电影里被玩弄得简直让人叫绝,书里并没有对应情节,然而一方面编辑部在会议上对于接地气一词的讨论展现了马缔呆板的性格,另一方面,它也成了贯穿西冈对于辞典编辑部感情的一个线索。岸边绿作为新人到来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面嘲讽了那句例句写得真到位,看着小田切让一脸大便色地说:呐,新人,你说的是没错啦,但是那句话是我写的。岸边绿一副“嘲讽了前辈我完蛋了”的表情,也成了电影中的一个趣点。

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另一处改编,就是“表白”。
原著里,马缔在写好情书后是给西冈修改过的,甚至那天西冈恰巧被荒木找出去谈话,马缔在把情书放在西冈桌上之后还留下了一张“请批评指教”的纸条,nerd素质显露无疑;但电影里,修改情书这段被删了,取而代之的是马缔直接将情书交到香具矢手上,而写的内容估计也是汉字为多,古语连篇,以至于出现了全片我最喜欢的对话:

——不用了,我已经看完了,因为无论如何都很想看懂,我便找能识这种文字的老板替我看了。

——啊。

——但是真的很丢脸,收到情书一般人都不会希望被别人看到吧,老板还一再向我确认,可是没办法啊,我就是看不懂。

——真的对不起。

——我想听你亲口说,而不是写信,现在。

——诶?现在?

——现在就是立刻马上啊,你是不是这个也要去翻字典查查?

马缔君正要起身去翻字典,便被香具矢拉住,“不用真的去查吧。”

——对不起。

——迟钝。

——对不起。

——直说吧。

——是……我喜欢你。

——我也是。

——诶?

更有趣的是,松本这个坏老头在马缔表白之前还给他布置了给“恋”字下注解的任务,所以表白结束,两个人正式确立了关系,电影突然在一片黑屏上出现了马缔所下的“恋”的注解:
喜欢一人,寤寐求之,辗转反侧,除此之外,万事皆空之态,两情相悦,何须羡仙。

虽然这样改编之后,原书后来岸边绿与马缔就同性异性跨性别恋爱的争论就化作泡影,但有了这样一段灵气的改编,天呐,谁还会在意那个小细节呢?

一部成功的改编电影需要哪些素质?要我说,除了经验,恐怕就属勇气和才气最为关键,而《编舟记》的改编显然两项都符合,在保留了原书主题精神的前提下,先是大刀阔斧的删,后又精巧凌厉地改,再加上导演原先就具备的驾驭力(节奏、光线、音乐搭配等等),独立于原书《啟航吧!編舟計畫》之外的电影绝对算得上是一部饱满优秀的好片,至于那些扁平化的删减,不过是因为电影之于书所能承载的信息量太小的先天不足,而绝不至于成为影响其成为一部好片的必然因素。
至少,无论是看完电影还是看完书,我都真切地感受到了职人精神的召唤,并有着浑身沸腾的冲动——连编字典这看似无聊的事都能燃我一脸热泪,打动戏里戏外那么多人,我到底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抱怨不好好工作呢?!

只是从今往后,若是再遇到动力缺缺的情况,我是重读小说好呢,还是重看电影好呢?
这还真让人纠结呢。

=====附部分书摘:作为一部小说,有这么多书摘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QAQ=====
以动物来说,犬(狗)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值得信赖、聪明又惹人怜爱。但也可引申为受人豢养、助主人为恶的内贼,或不受重视、没存在价值的角色,真是神奇。犬(狗)被称为最忠实的动物,这样的忠心却衍生出卑微低贱的意思。越是对人忠实不求回报,越发凸显得不到回报的悲怜;或许「犬(狗)」字的负面意义,是由此而来。   

「我的兴趣……是观看搭乘手扶梯的人群吧!」
「每次走出电车车厢,我都会刻意放慢脚步,让其他乘客超越我,一窝蜂冲到手扶梯前。但是他们的争先恐后却不会造成混乱,好像暗中有人操控着一样,人群很有默契地自动分成两列,依序搭乘手扶梯。而且,左侧一列站在手扶梯上,右侧人龙不断往上走,井然有序。上下班尖峰时刻人潮多时,场面更是壮观美丽。」

香具矢(※日本最早的物语作品《竹取物语》里,主角从月亮来到人间,因从竹子里诞生时身体闪闪发亮而被取名为「辉夜」,跟「香具矢」的日文发音相同,都念做かぐや(kaguya)。),今天才到,请多指教。」 
欧!原来是Kaguya! 
 
马缔的心里对于邀香具矢去游乐园的障碍,简直和前往沉睡在沙漠尽头的古文明遗址一样遥不可及。
这比喻真是棒棒的!

无论再怎么搜集词汇、解释定义,辞典永远没有完成的一天。一本辞典在完成的瞬间,没收录的词汇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从各个缝隙钻出,化身成另一种形式来打击我们,两三下就能把工作者的辛苦和热情赶跑,挑衅似地嚷着:再来抓我呀!

「游乐场的设施中,我最喜欢摩天轮。」 
虽然带点感伤,却隐含静默且持续的能量。
电影里香具矢在摩天轮上问马缔“摩天轮是谁发明的呢”,马缔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字典……香具矢说,这个可以不用查。马缔说了句抱歉又放了回去……这个改编桥段也是萌萌的

过了晚上八点,情书总算完成。西冈还没回来,马缔把情书放在西冈桌上,但又觉得这样好像是写给西冈的情书,于是又留下「请评批指教」的纸条。  
Nerd的世界你不懂! 

「嗯。有点钝,又有自己着迷的世界,不会干涉香具矢,也不会阻挡她想做的事。对彼此都没有太高的期待,也可以说是自由主义吧!」   
这!是!我!吧!难怪小葵演得那么得心应手,原来是在演自己呢,哈哈

外表帅不帅气、存款多不多、个性是不是很吃得开,这些都不重要。女人在乎的是「对方是不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这符合西冈多次亲身经验得出的结论。如果女人说你「可靠」,大部分的男人都会认为自己被归类为笨蛋。但不知为什么,女人似乎真的认为「可靠」是最棒的赞美,意指「绝对不对我说谎,只对我一个人温柔」。
哎,西冈啊西冈。

没想到这么顺利,真受不了。的确很适合你,马缔,不论是辞典编辑部还是香具矢。

西冈进入公司以来,自认对辞典编辑的工作十分尽责。虽然对编辞典没有兴趣也没有热情,但是既然被分派到辞典编辑部、既然是工作,就该努力去做。

隔天早晨,看到丽美卸了妆的脸,西冈暗地里惊叫连连。眼睛从双眼皮变成单眼皮,睫毛也少了七成,眉毛更像晚霞般消失无踪。坦白说,就是个丑小鸭。
西冈虽然受到惊吓,却没有因此讨厌丽美,反而真心佩服她「化妆技术真是太好了」,感动于她的勤于打扮。
西冈绝对是全书最有魅力的角色,尤其是“感动于她的勤于打扮”几个字。

因为毫无用处的自尊心太过强大,我恐怕永远也无法「不在乎他人眼光」。

那肯定会看到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世界吧!那会是个光芒万丈、甚至闪亮到让人揪心的世界吧!
QAQ这两句看完还是很心疼待错了地方的西冈的。

「不!」马缔一脸认真地摇了摇头:「西冈,我真的觉得你被调走是个遗憾。要让《大渡海》成为一本活生生的辞典,绝对需要你的力量啊!」
西冈认为马缔是一位辞典天才,但不知变通,是和自己完全没有交集的怪胎;现在依然这么认为。如果学生时期和马缔是同学的话,肯定当不成朋友。
但马缔的一番话却解救了西冈。因为不知变通,所以不懂虚与委蛇,唯一的能力是做辞典时非常认真,正因如此马缔的话才让人信服。
我是被需要的,绝对不是「辞典编辑部多余的员工」。
有过相似的经历,所以,特别理解这种心态。

荒木常说「辞典是团队的心血结晶」,现在才明白真正的意义。
我才不要像教授那样马虎敷衍,只想让名字印在辞典上。不论去到什么部门,我都要尽全力协助《大渡海》的编纂,不挂名也无所谓。就算在编辑部完全被除名、半点痕迹也没留下,即使被马缔说:「西冈?这样讲我才想到,好像真的有过这个人。」也在所不惜。
重要的是做出一本好辞典三重要的是以公司同事的身分,全力支持这些为辞典奉献一生的人们。
乌索普附体。

「对不起,要求对方拿出同样或更认真的态度,是我不对。」

你啊,外表看起来瘦高轻飘,灵魂的热量却过剩。
真是好描述!希望将来也有人这么描述我!

在有限的人生中,能和大家一起合力航向又深又广的文字大海,虽然战战竞竞,但很快乐。我不想放弃。为了追求真理,花再久时间也想继续乘坐这艘船。

马缔说过,记忆跟词汇是很像的。香气、味道或声音,能够唤醒埋藏多时的记忆;而那些混沌不明、仿佛沉睡着的心情与事物,词汇则会让它们苏醒过来。」
香具矢不停手地洗着碗盘,继续说:「在吃到好吃的料理时,如何把味道经由词汇转成记忆,对厨师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书里对香具矢怎么会喜欢上马缔这个nerd进行了解释,电影没有,倒不是说电影牵强,但解释了以后更打消了作为读者的我的疑虑,也让我,更羡慕这对情侣了。

能够激荡出火花的东西,非词汇莫属。
人类心中也有同样一片大海,直到名为「词汇」的雷电打下,万物始生。爱也好、心也好,都因词汇而有了形体,从阒黑的大海中浮现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