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时代呵,请把执着于慢节奏的我也一起淘汰  

2015-12-16 22:09:23|  分类: 梦·新闻修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呵,请把执着于慢节奏的我也一起淘汰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外滩画报》真的要休刊了。

就算早已知道这个消息,看到朋友圈里大家依然在哀悼和排着队说“爱过”,还是会觉得,这不算热点的新闻,注定会在我的世界里弥散很久。

外滩是个很棒的地方,虽然早已脱离了原先做硬时政的姿态,但即使是面对娱乐圈大事件,他们却依然有着新闻人的操守,追求信息地完整、客观、可信,远高于可读和共鸣,文字也优雅而流畅,从不会用短句感叹号配着暴漫脸。
这大概也是他们的新媒体作为为数不多地追求品质原创的传统媒体的新平台,口碑很好,阅读量却一直马马虎虎的原因。

但阅读量越是平凡无奇,那种从容的浪漫便越是可贵。

我在外滩实习的时候,老师会丢给我一些选题,写完了,会评价,评价完了我继续修改,改完了,会再评价,一个信息一个信息地抠,抠到截止时间快到了才可能直接操刀帮我速度改好,再把改的地方通知我。
为了能让他们多改改,我常常很努力地早早写好稿子,做好被他们打回来一遍遍修改的准备。

还有的时候,我会报题,报题被拍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原因叫做“格局太小”。
我有时候会反驳他们,上次那篇XXX文也是差不多的选题,阅读量比平时的文章多一倍呢。
老师只是淡淡地回,那篇文章阅读量是不错,但格局还是太小了,以后我们不做那样的文章了,写东西,我们不能只看阅读量,还是要做一些格局更大、对读者更有意义的稿子。

理想主义得让我无言以对。

现在有很多媒体都提倡“流量为王”,流量就是人气,人气能聚拢广告商,广告就是钱。其实我一直猜测,外滩直到休刊应该也没有亏损,只不过上面人终究还是嫌它来钱太慢了些。
看尼克·戴维斯的《Flat Earth News》的时候我对“流量为王”的现象理解浮于表面,待自己真的掉到这样的环境里,才觉得有巨大的、几乎不可逆的力量朝自己压来,尼克·戴维斯写路透和美联在报道事情的时候只把所有观点现象进行罗列,很不负责;他说以《Daily Mail》为首的众多媒体改写编译速度极快,标题党,却很少对信息做再次查证……
看书的时候,作为一个学生党会告诉自己,切莫如此,但真的走上岗位,领导每天像敢死队一样追在你后面喊“快出稿快出稿”“XXX已经出了”“流量流量流量”“昨天头条又没破10W”的时候,谁还真的能沉下心重新做大量地调查采访?核实一个个信息?去求证还原事情的真相?
说白了,就算是读者,每天面对那么多订阅关注,一两个错误都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节操,也就在这一天天琐碎地追赶中消失殆尽了。

我现在的公司离家通勤时间超过一个小时,有时候工作上遇到三观不对劲的事,在回家的路上、地铁上我会不住地回想,回想起自己当年听到Don说“只有医院能宣判人已经死亡,而媒体不能”时的热血沸腾,再转念反问现在的自己,如果两家资深大媒体都报道那个人已经死亡,我真的还会安安心心等待医院的消息吗?
“他们都报了,应该是有比我们更可靠的线人得到的消息吧?”
我大概,真的,会跟,会报。

而且,这样的错误完全可能一犯再犯。

我有多喜欢以外滩为代表的传统媒体,就有多厌恶现在的网络媒体,可最糟心的一点就是,即使我很想大声宣布自己一定不会成为那样没有节操的媒体人,我却不能对这样的“宣布”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保证。
因为除了内心,还有洪流。当我常常在高峰地铁上还没到站就被人群硬生生推下车的时候我就知道,想要抗击洪流,人有多大愿景,就有多少无力。

我常常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时代,起码不适合这个时代的中国,当发达国家小众杂志不断兴起的时候,中国一切小众的、缓慢的东西都在死去,可我喜欢的、热爱的,偏偏又是些悠长而从容的东西。
就像我讨厌微信推送,却喜欢读周刊;讨厌即时消息,却还常常写信寄明信片;不开公号,一直写着博客;反感地铁,却热爱骑着自行车在城市里晃悠;流行的电视剧从《甄嬛传》到《琅琊榜》再变成《芈月传》,我却一直在按照自己的节奏看着一本本系统进阶的书。

对于现在的我,周刊、信笺、博客、自行车与书,这些概念几乎成了我抵抗这该死洪流的一种仪式,我对他们的喜爱可能已经偏离了它们所能带给我的好处,更多的是留恋他们赋予我的感觉,那份从容与坚定,也算是支持我不向这匆忙人潮低头的力量源泉。
面对这样的时代我无法抵抗,当人们喊着要流量至上的时候我无法噤他们声,当编辑们说这样的稿子虽然无聊但阅读量就是高、那样的稿子再好也没人看所以不行的时候我无法反驳,当朋友圈里充斥着短句、感叹号和暴漫脸的时候我无法制止,当新闻和软文早已混为一谈的时候我无法较真,当我身边的撰稿人自己都看不了长文章的时候,我无法硬是把一篇优稿塞到他们面前……
痛苦不会成为力量,对痛苦的思考与驾驭才会。在这么强大的无能为力面前,我每天都在告诉自己,不要失了操守失了底线,不要低估读者群的智商,不要把对阅读量的在意放到质量之上。我努力地调整风格、在文笔上模仿和精进,只是想相信道长那句“中国这么大人口基数,再小众的比例都有大大的人数”,只是为了用自己的行动去验证Mac那句“谁说好看的新闻就不能吸引人?”,只是觉得,如果外滩休刊了,人员四散了,外滩的精神应该被传播得更远,而不是当提起这个名字,只剩下哀叹和无奈。

这是我现在能做到的全部。

我说时代,如果你真的要把旧事物通通淘汰,那么,请务必把像我一样执着于慢节奏的人一起淘汰了去。
否则,即使你掐断了蒲公英的根茎,种子也只会随风飘得更广更远。

有时候,我会站在地铁的扶梯上,向下看,向上看,看那静止的黑压压的人群到了扶梯尽头便四散着分开,他们知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呢?
我只希望我知道自己要去向何方。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