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国交教我的第一课  

2013-03-25 00:16:33|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交教我的第一课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接管国交部可能是我进学生会、甚至进大学这么久以来遇到的最大的坎,说是最难,不仅是因为它的问题多而庞杂,更是偏偏因为当年它成立时,我一直持有反对态度,看到它的面试人数仅次于外联时,心中那不起眼的一声轻哼有着抹不去的鄙夷。
然后,遭报应了,我竟然拖着两个处女座男人和一个颇爱倚老卖老的学长成为了这个部门新的领导团队。

当初离开外联可以说有一大半原因是出于我自己的要求,当时也确实想到过会被调到国交,但并不以为意。直到真的宣布换部门的那天,外联的小朋友们毫无心理准备,哭了个稀里哗啦,本来我打定主意要像一个英雄一个大笑着离开,却禁不住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拥抱,最终还是哭花了脸。
可那时,我仍是理智的,至少是自以为理智的、强大的、悲壮的、大义凛然的,我梦想着能在国交这片大沙漠上建造一座辉煌的大迪拜,可现实是,调到国交的第二天,我就发了自小学六年级之后的第一场高烧,大病拖到寒假,紧接着被国交老部长和某小团体质疑、嫌弃加排挤,完全无法交接工作——其实说实话,也没什么可交接的。
我承认,我从一开始就缺乏对这蛮荒之地的梦想,在看到他们小团体分裂严重、一部分人从不讲话、工作职能空泛、常规活动为零的时候我就已经心灰意冷,而当我发现他们挂着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的对外宣传却连自己部门成员认识的留学生数量一只手能掰得过来的时候,我彻底败了。他们的缺陷,不一而足,让我从全学生会最模范的外联来到这里“戍边”(花姐用词),心理上的落差自不必提,关键是治理国交的问题我根本不知从何下手,同样是在管理部门中遇到问题,其他部长们都知道自己不顺利的原因,却只有我,单单知道国交有问题,可问题在哪、核心是什么,却一点理不出头绪,连苦也形容不出。

于是我开始抱怨,像个怨妇,我根深蒂固地以为国交不好,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与主席、创始人、还有几个我认为有想法有正能量的人交谈,得到的答案又全都被我找到机会反驳,我突然觉得,自己与其再这么下去,不如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吧,反正当初也不赞同国交成立,不如直接跟主席申请废部算了。
这个想法在我脑袋里徘徊了好几天,当时还得瑟地想着自己真是有大局观,伟大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狗屁!
这就是我当时脑海中的另一个声音,也是我另一境界的心智在很不文雅地呵斥那个端架子装伟大的自己——面对颓势束手就擒的家伙竟然好意思装什么大义灭亲的女英雄?!是,认输比死皮赖脸胡搅蛮缠显得利落些,但输就是输,半目输不见得就比认输厉害,认输也并不比熬到最后的高尚侠气些。如果最后必然要走,那我干嘛不在外联最如日中天的时候离开?既然已经选择了国交,那又是为什么要破罐子破摔?
这是我在《三联生活周刊》上从联想CIO王晓岩身上学到的精神。

于是,面对这个烂摊子,我开始积极寻找解决之道,寻找它的目标、希望和出路,我开始放弃无谓的抱怨,疯狂地看管理学与心理学,看那些教人创新和转换视角的图书,与老妈还有若干学长学姐聊天,虽然看似没有直接吸取到什么,但我知道只要积极迎战,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会顿悟——这不是第一次受挫,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所以我有经验,亦有心慌,这样的自己,多么正常,多么坦荡。

不久,我完成了自己对国交的第一次心态跃迁。

其实国交之所以让我痛苦,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我自以为连被晓菁姐姐摧残成那样的外联也能带好,自己的能力应该有目共睹;我自以为自己如今是学生会里资格最老的人,一切的经验都是对的……可是凡事有利必有弊,我在学生会里那么努力地成长,发疯般地抓住一切机会改造自己的性格,使自己成为一个深受自己和别人喜爱尊敬的人,可在被小朋友误以为是主席时,除了表面上的纠正与谦虚,我仍会在心底荡开一份不为人察觉的窃喜,而那份窃喜,正是我逐渐轻浮傲慢自大自恋倚老卖老的残酷证明。
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不会对自己的结论深信不疑,更不会对着别人大放厥词,可今天的我却在那么长的解决不了问题的时间里没有过半点自我怀疑,天天说别人是自恋狂,说别人听不进外人意见,其实自己不也一样吗。只不过,外联的成功让许多人对我多了份不值钱的崇拜,而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崇拜目光,我是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在乎了?不能自拔了?
所以那天我用一贯的说辞(老部长问题)去搪塞唐主席时(那时候我已经知道那不是真实原因,只是随便搪塞下),他斥道:不要说以前,看现在!我心底竟浮起一丝感谢和坦然,现在的学生会里已经听不到如此真实的批评,周围尽是些真假难辨的赞美,吃多了山珍海味,我终于开始反胃了,怀念起那些年我爱不释手的珍珠翡翠白玉汤。

而关于国交的思路,也一下子明晰了起来,先前我无法接受君哥和吕少爷对于国交太过浪漫的畅想,而如今,我虽仍然无法完全苟同,却学会从他们的想法中延伸出了一条独特的路(《创新的艺术》),我不希望自己的部门只是与留学生吃喝玩乐办PARTY,但我想,一切活动都必须在感情熟稔之后才能办得顺利,而聚会,也完全可以不只是聚会,可以关乎交流学习,甚至直抵心灵,这一切,都由策划者的心思和能力决定着。(《中国最新同性恋报告》)
所以,我的世界仍然很大对不对?

周一那天的部长例会,是我崩溃的临界点,我听着木木抱怨十歌自己却一无所知,为自己没把国交带好反而先被边缘化了而苦恼懊丧,回到寝室以后翻看我做外联时的日志,一篇又一篇,那种幸福的感觉把当时无助的我直直摧垮,我无数次自问为什么要在国交当部长却得不到解答。
当时濒临崩溃的感觉如今仍然依稀可辨,可谁能想到一周后,我竟像一个大一新生一样充满了激情,又像刚做上外联部部长的自己一样重燃了勃勃希望?没有路我们自己铺,前方大雾我们结伴摸索,只要keep moving,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是我最简单却也最困难的坚持。

感谢国交给我上了如此生动的一课,也是第一课,我学会了放低身姿,学会了多思考少抱怨,学会了创新思维突破局限,学会了胜莫骄败亦莫馁,要用心智打败心智。(《把时间当做朋友》)
太多的内容,要慢慢消化,但不管怎样,我愿意再一次倒空自己,与我的大国交共同成长!

====================
后记:
1、国交的全名是国际交流部
2、除了感谢国交,我还要感谢很多人,比如慧慧和乐乐、小邓子、娟儿、君哥、吕少爷、杨大校花、唐老师(我知道你会看到的,故意把你排在校花后面气死你><)
3、再次感谢很多书,除了文章里提到的,还有《爱的艺术》,非常感谢这本书让我变得如此平和不毛躁,也让我懂得了爱是广博的,感情是可借鉴的,只有懂得爱自己的人才能更好的爱上爱情、爱上万事万物。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把时间当做朋友》,我正在努力地尝试用心智战胜心智,小有成效
====================
我要继续做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好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