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做一枚有社会感的小文青  

2013-01-24 22:07:10|  分类: 作·愚萌毁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一只有社会感的小文青 - D调de玄小鹤 - D小鹤de文字作坊
柴静最近出了新书《看见》,一本书,记录的是柴静转去央视这么多年做新闻期间遇到的人,听过的事。然而就是这样一本书,却把柴静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个新闻人成为了新闻风暴的中心,就如同一个医生的角色转换成了病人,我相信柴静自己面对此情此景也是无能为力的。

这场风暴的掀起者也同样是一个女记者,著名的战地玫瑰闾丘露薇。
我第一次在微博上看到闾丘对柴静暗讽的文章时,还有些不信,直到看到闾丘的微博也提到这件事,才渐渐相信。同样是我喜欢的记者,闾丘和柴静一直走着不一样的风格,纵然她们的成名很相似——一个是伊拉克战争的第一名战地女记者,一个是非典期间第一个进入病房的女记者——但是闾丘的身上一直都有着法拉奇(法拉奇也是柴静的偶像)的硬气,而柴静却怎么也洗脱不了温婉安静的女文青形象,她做“时空连线”,扛起“新闻调查”,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仍然觉得柴静更适合“面对面”,甚至适合她的“夜色温柔”。
直到我听到了柴静那次《认识的人,了解的事》的演讲,我才突然明白,温柔不是软弱,安静不是屈服,在她平和舒缓的声线里,一直有一股执着的力量敲打着中国大地,而且掷地有声。就像她的《看见》里说的,善良的人才适合做对抗性新闻,因为他们敢于不撤步地对峙。(大意)

我并不是不认同闾丘的观点,她说“如果一个记者,做新闻就只关注新闻中的人,而不是新闻背后的原因,那就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倾听者,这是不称职的。”这话当然对,但是直指当年柴静对陈虻的那番“关注新闻中的人”的答案,就未免有些过分,暂不说那已是若干年前从不知新闻为何物的柴静所说出的话,就算放到今天,我相信柴静的话里也一定默认了她对真相的探寻,只是在真相之外,更要关注人。
诚然,做凤凰卫视的闾丘大概很难理解为什么柴静会受到中国民众如此的追捧,在《新闻联播》已经被调侃得体无完肤的中国大陆,在上海某记者爆出三聚氰胺后的第二天就远赴新加坡避风头的中国大陆,在白岩松的母亲每天对着电视担惊受怕的中国大陆,一个女记者,愿意深入一线,愿意把同性恋话题搬上央视,把高层的土地改革政策解读给平民听,把家暴环境的大毒瘤撕烂给国人看,人们自然敬仰她。
越是在央视,受到的管制就越多,但同时也正是因为在央视,才有更多的手段、资源和猛烈的火力把这些大问题暴露给人民看。我常觉得,相比于探寻真相,央视的力量恐怕更适合于发现问题、报导问题,然后给相关部门施压,真的论及挖掘真相本质,庞大的标杆喉舌央视反而是不适合的。一个女子,认清了自己的责任,不孚众望地担当起了这样的角色,纵然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有一点新闻策划的元素,又有什么不可?又有什么错误?

更何况,新闻策划本身就是一个中性词,不褒不贬。

再来说说柴静的“表演”。有人说,柴静的经典姿势是“蹲,抱和皱眉”,对这点我倒也觉得精辟,不知是谁归纳总结得如此到位,但是我很难想象这样的姿势竟然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现在的国人看新闻是颇有一点“惊弓之鸟”的心态的,就好像闾丘的暗讽也能被伟大的网民解读为柴静出新书时的炒作,那么柴静的动作能被解读为表演其实也不足为奇。但问题在于,在看柴静采访的过程中,我并没有对她的动作产生丝毫不舒服,与小孩子交流就下蹲(心理学上好像有对这种姿势的认同),与弱势群体交流就抚摸一下他的头或是给个拥抱,听到心痛处便皱个眉,再正常不过,为什么会被解读成“表演”我实在很难理解。
更何况,柴静一直在进步,尽管克服弱点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但我们也不该有权利去苛责一个正在改正的缺点。
其实对柴静的这种“表演”的批判由来已久,当年汶川地震,李小萌送走了一位非要回到震后家里的老人后对着镜头泣不成声,有人跳出来说这是作秀;曹爱文不顾采访去解救落水儿童,最后孩子还是没有活过来,她在被冠以河南最美女记者称号的同时,一张拍有她记者证的照片又成为她遭人指责的把柄……
常有人义愤填膺地说,这个时代的中国人缺乏信仰,可是我想说,这个时代连个偶像都塑造不出来,还谈什么信仰?
我们需要偶像,就算不是像焦裕禄孔繁森那样的高大全,但也不能沦落到捧起一个偶像就出现一股反力量的可悲境地,仿佛进入了与高大全相反的另一个极端。让所有的偶像全都莫名其妙地摔到地上,让“感动中国”有朝一日成为“耻辱中国”到底有什么好?如果真到了那一天,那我们还能相信什么?偶像都没有,还谈什么高端的信仰?
偶像是要接地气,但不是靠水靠黑,是靠他们本身的谦卑。
比如柴静。

事件发展到今天,闾丘没有错,一个勇敢的记者勇敢地提出自己的观点能有什么错,可恶的是那些在后面附和的、起哄的,把一个简单的事件推向剪不断理还乱的家伙们,尤其像董路这样跳出来说话的——那不过是一只借着浪高偶尔跃出海面的小鱼,我连评论他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李小萌也好、曹爱文也好、柴静也好,面对别人的斥责都不作回应,问心无愧的新闻人都明白,有时候无声才是最有力的对峙。

我仍然喜爱硬气的闾丘、温柔的柴静,在成为新闻人之前,我想先做一枚有社会感的小文青,一如当年的柴静。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