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主席团竞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及其他  

2012-03-02 21:47:12|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席团竞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及其他 - D调de玄小鹤 - 小D的玄鹤居
 
星期二进行了主席团面试,我不得不说,我被狠狠地震撼了。

人的欲望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之前明明对自己说注重过程超过结果,明明说自己不在乎是否入选,说自己能被候选已是一种荣誉,可是当自己成为了二十三分之一的主席团候选人,又闯过了23进13的笔试时,我竟突然不淡定了,暴露本性了,开始纠结于能否在强手如云的药外脱颖而出,这种心态的转变就好像妈妈生小孩的时候只希望孩子健全健康,却又在孩子出生后对其抱有种种附加的期待和愿望。

我讨厌自己最初对小欲望不以为然的行为,更厌恶在承认自己的大欲望后,想要努力却又无能为力的无能的自己。

那天的那道题,我至今记忆犹新,从讨论到发言,每个候选人都野心勃勃,每一次的说话都绝不仅仅是为了团队救赎,可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问题的关键不过是你将拯救题目中濒死的团队作为首要任务,还是将向面试官炫耀自己的思维作为根本初衷。
我必须承认,那天,我做了一回小人。虽然正义的我在心里唾弃鄙夷着那个狼狈无能的我,但是在面对这样一道条件错漏百出的题时,我真的无法把拯救团队作为第一要务,只得在正邪之间周旋平衡妥协,自我斗争自我救赎。
试想,一群不熟的甚至不认识的、竞争关系大于合作关系的所谓“精英”们,谁也不甘愿在这个团队中默默无闻,而飞机还有十五分钟,我们居然在那里讨论带走哪五样东西,这未免理智得太过分了,如果真的还有15分钟,应当果断抓到什么保护什么的啊,最后的最后,这些东西都会有用的。13个人带走15样东西,很难吗?哎,反正无论如何,15分钟一到,没有诞生任何领导者,反而产生了一群“思想者”——有什么用呢?没有共识的最后,再多的精英、人才,也免不了死于空难和大沙漠的命运,两分钟陈述又算什么呢?十三个人各执一词,没有任何人屈服于其他人的意见,三个和尚没水喝,何况十三个和尚,让这个该死的所谓精英实则无能的团队见鬼去吧!——这就是我在听别人的陈述时最真实的想法,多么突兀,多么非主流,多么不像原来那个能在大风大浪中淡定的我。
不过,我始终不懂得反潮流,于是继续思考着“假如”真有这样的团队的后续问题。

暂且抛开那个题目不合理不靠谱的条件,我也发觉了13个人7件大衣供不应求的窘迫,后来又感到了前人的叙述都大同小异,最后灵光一现想出了分组方案,也许这就是我为了最后一搏做出的“自作聪明”的决定吧。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题目中那句大家都希望活下去,就我个人感情来说,我甚至觉得这十三个人是应该根据优胜劣汰放弃一些人的,团队合作是我们最终成功的根本和关键,但这个团队只有足够精简才能更是有机合作的前提,我很残忍,我不渴望所有人都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生存下来,要让13个人在大沙漠里凭借5样物品艰难求生,真的挺有浪漫主义的味道。我一直觉得,与其拖团队后腿,不如为了团队的整体前进做出牺牲。如果不巧,我成为那个拖后腿的,我一样愿意退出。
只不过,不知道缺少了队员的团队还算不算团队?怎样的结果才算成功?13个人共生死和少数人的全部生存应该选哪个?——这都是后话了。
我知道自作聪明是件挺要命的事,可我只是想让这个团队更有效率,所以后来我更改了分组的意义,既然抉择不了放弃哪名队员,干脆一组救一组;与其同时自救并等待他救,不如自绝后路,来个非生即死的博弈,以免有些人抱着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想法不努力自救。如果70公里的小镇真的只要走一天一夜,那么两天后等待者一定能够成功获救——只要前面的队员有足够的责任感,而等待的人有信心和信任的话,我觉得这比十三个能力身体心智参差不齐还谁都不服谁的人一起远足的获救可能性高多了。
只可惜,即使是这种有道理的“自作聪明”的理论,我也没能完整地叙述完。
其实大家都饱读圣贤书,什么文章都看过,这种“面试”“真人秀”的文章自然也没少看,谁不知道在这种场合下要抢得先机疏通所有人,可偏偏当时的我想不出任何让大家融合一气的方法,总不能拿罐盐让大家传着用吧(某篇让我印象深刻的故事),所以最后被别人抢得先机是意料之中的事。讨论没能出彩,陈述未能尽兴,在人家13进9我们专业4进1的大背景下,最后被筛掉其实也根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其实我一直觉得,选上主席团是荣誉,选不上对我来说更好,主席团就像草帽海贼团一样,人数精简,却各有各的不可替代性,也许我有一些优秀,但都不是那么出类拔萃,我之前以为,我爱那个团队,但更迷恋那种莫须有的荣誉感。不过现在我突然明白了,团队第一,个人第二的理念在我心里其实一直也没动摇过,因为很明显,我没有因未能晋级而恼怒嫉妒郁闷,如果这个团队遭遇到逆境,我毫无疑问就会成为那个拖后腿的,所以这样也好,我自行退出,如果我的团队愿意回来救我,我心存感激,如果不救,我也会原谅他们。

我同学说,在竞选主席团的整个过程中,君哥就是那个一直笼罩在我头顶的乌云。从辅导员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填报名表开始,就叮嘱我,不要报太大希望,因为09有君哥,你就是去见见那样的场面的,实在不行,做到外联部部长,退了以后回学院工作,学院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可我从来都没有要让世界越活越小的打算,真的进不了主席团又退了外联,回学院于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其实在竞选前,我充其量算是“知道”君哥,听过她种种霸气的传闻,仅此而已,人人都道我是拿鸡蛋碰石头,可就算我是鸡蛋,我至今从没碰过石头,外界传言石头有多硬多硬,对我来说都只是传言,没试过又怎么知道?
不过我想现在的我没有丝毫的斗志与不服,君哥的强大绝不仅仅在于台上的威武,人格魅力势必是促成她达到今日之峰的另一大因素。
我记的特别清楚的是面试前,所有人在外面候场,大家基本都认识,却各怀心事,玩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气氛很不悦,刘老师更是直接对我说“我跟你是对手,不要跟我坐在一起”这样的话,尽管是玩笑,但也不乏真实。唯独君哥来了以后,热情地招呼大家,问大家饭吃了没有,如此云云,一下子改变了候场区的气氛。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的那位同学是多么的浅薄!谁说君哥是笼罩在我头顶的乌云,她明明就是灿烂的阳光,我才是那朵乌云,抵抗不住她强烈的灼热,被驱散,被感化。
也许在面试时,君哥不是第一个跳出来说话的,不是打断别人豪气地说出自己的观点的,不是第一个做陈述的,但这根本不妨碍她作为一个十足领导者的本色,那两个男的是霸气,是有深度有内涵,却独独缺少了一份人情味,我眼中所见都是刀光剑影,耳边是萧萧武林风,嗅到的是浓浓火药味,却没有一个有君哥这状似与生俱来的大气与从容。

似乎每一个优秀主席的身上,都能找到这与生俱来的大气与从容。

那天晚上,我找杨主席聊天,她告诉了我没有入选的事实,很难形容那一刻的心情,似乎并不难过,却也绝谈不上兴奋。
但那天她有一句很打动我的话,她说,萌萌没有选上,不是因为你不好,我就很喜欢萌萌,因为萌萌就是萌萌啊。(打起来好绕口)本来没有多么难过的心情却为了这一句话在心里下起了下雨。这让我想到初中时看《幻城》里星旧对星轨说的话:因为星轨就是星轨啊,不管变成什么样子还是星轨。
不知道杨主席有没有在年轻时看过这本脑残小说,但这么带有小四文艺范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确实有一点点奇怪,夹杂着大大的感动。
长这么大,从来都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一直活在我周围,总有无数的人告诉我“你要是***就好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你做好自己就很好,你就是自己的英雄。
也许,这也一直是她的信条,所以她才能那么特立独行,却别有内涵。

在小秘还不知道我是主席候选人的时候,他曾对我说,只有SB才会去选主席。超超也对我说,当主席有什么好。我说,是没什么好,我也从来没想当,我渴望的镜头是有人告诉我恭喜你,你有资格进入最后一轮,而我却看了他一眼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主席,然后绝尘而去,这样的场景是何等的潇洒。
超超很识时务的笑翻了。
就是这句像小说女主角一样的话,其实一直在伴随我长大,从小到大,我一直嫌自己不够优秀,于是拼命拼命地努力,有好多人都问过我,你要好成绩有什么用,当了部长又如何?是没什么用,可我偏偏想用这样的东西来证明自己活过,努力过,生命那么宝贵,我只希望很多年以后回头看自己,没有遗憾。
余周周曾经问林杨,为什么你一直那么努力保持优秀。林杨的回答是在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以前,必须拼命优秀,这样才不至于将来知道自己想走的路时因为曾经的不够努力而后悔。
主席团竞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及其他 - D调de玄小鹤 - 小D的玄鹤居
 
可是我知道自己想走的路,与药学无关,与中医大无关。我却依旧在中医大的水深火热里玩命,现在真的玩出命了。
我觉得我罹患了一种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病。
刚进中医大时,我是何等不悦啊,抛弃理想奉父母之命来到大上海的犄角旮旯,想着自己一辈子要与化学为伍,我简直觉得是我人生之耻,想着父母一心希望我出国,却要把我送出去学药学,连死的心都有。药学有多难?中国都学不好,还要跑到外国去学?
可是现在呢,虽然化学仍旧没有上道,但是我已渐渐平静,我不可能在每一次化学考试前都在那纠结抱怨,像祥林嫂一样叙述自己当年“真傻,真的”;我在中医大也结实了不少靠谱的朋友,把自己从与高中幼稚男生为伍的队伍里拖拽出来,开始喜欢跟在学长学姐屁股后面转悠,模仿他们做事的样子,听他们聊天(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主席团面试讨论时间说话很少的原因,因为我特别喜欢旁听牛人们聊天- -这是什么病啊);在组织里做事也学到不少东西,纵然喜忧参半,却都是我不曾遇到的,都是很值得的记忆……
就是这样,我越来越舍不得中医大,舍不得自己苦苦学了四年的知识,我开始觉得这个“绑架”我的中医大是个好人,而那个想要来救赎我的梦想却面容模糊。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就好像高三时天天处在友情的浸润、亲情的包裹和一天一点进步的浓浓幸福感里,迷醉其中,不能自拔,一想起上了大学后朋友各奔东西,曾经的骄傲又要重新建立,难得撑到成年的高三却又要从小学妹做起,每念及此,都是一阵不舍。
不过随后在中医大的日子里,我仍旧在努力,虽然程度远不及高中,但要说我是虚度大学四年光阴,那是打死我也不会承认的。我也告诉过自己不用太努力,反正这不是自己未来要走的路,我无非是行差错步才走到这来,在这里留下感情和身影是多么不明智啊。
可是大学四年,爱与不爱,它都见证了我的成长,如果从未学化学到学化学那么艰难,那么未来的转行势必也不会轻松,所以好好学习对我来说无非是多设计一条线路一种选择,只是这种选择现在让我开始纠结。
就好像小时候下棋收官,极其不喜欢争先,因为觉得棋盘看似全满,却又有很多地方可以下,实在不知道能下哪,干脆得个后手,把选择权拱手让人。就这一点,没少挨骂,多少年以来都以为自己改了这个傻习惯,现在才发现,其实我已经傻了很多年了。
不过我还是喜欢把这种纠结不出结果的事放到未来去处理,就像那句“走不好的棋不走”嘛。
不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不是不治之症?

不过不管怎么样,高中时的我那么想,却也在大学里待得安宁,大学里的我如此想,不知能否继续幸运的拥有另一个美好的环境?

主席团竞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及其他 - D调de玄小鹤 - 小D的玄鹤居
 

最近周围还有一些人遭遇了感情问题,我向来不热爱八卦,不去过问别人的私事,人家爱说给我听我便耐心听着,不说,也就罢了。只不过在一个被极度困扰的孩子倾诉了以后,我终于意识到三月份来了。
从08年三四月开始,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事,我今年不得不给它取个名字叫三月劫。
劫,这么有禅宗意味的一个词,就这样被毁在了我的生活里。
去年的三月,同样的人,不同的事,已经进行过首映,今年又进行了翻拍重演,连演员都不换。
真的很神奇,自己能在学生会安之若素地待到现在,对周围一切纷纷扰扰自动屏蔽,充耳不闻。也不是假装听不见,是真的没心思去听,人家说射手迟钝,也许吧,反正我确实对于心计一类极其不在行。
当去年有人问我“你怎么好像到哪都随遇而安?”当YY对我无奈的叹气说“怎么对你说什么猛料都能这么淡定”的时候,我突然自己纳了闷,难道是以前遇到的比这更极品更劲爆的事太多,所以如今才如此中立而随和吗?于是我对YY说,你童年太幸福,所以现在要把苦难慢慢还回来,还完了,苦日子也就到头了。
他赞成着说道,如果我能继续发扬这种精神,大概到哪都是傻人有傻福。
所以,也许,只要我保持一颗真挚而淡定的心,未来的我能够幸运的进入另一个美好环境吧?

写得太久了,思绪开始凌乱了,暂且收笔。
主席团竞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及其他 - D调de玄小鹤 - 小D的玄鹤居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32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