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项脊轩志》有感(附原文)  

2011-09-04 00:03:48|  分类: 趣·剧漫书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脊轩志》有感(附原文) - D调de玄鹤 - 小D的玄鹤居
 
这是我高中三年最喜欢的一篇古文。
我向来对古文不感冒,高中语文成绩虽好,但那完全是依托现代文阅读和作文的拉分,往往作文一项就能拉开别人十来分,而最差的,就是古文,每次考试的文言文阅读都是人物传记,按理说是最简单的文体,偏偏我死活读不懂,高三后来连作文都不太花时间琢磨了,就在那死磕古文,也没提高多少分。
但是有两篇文章例外,一篇是苏轼的《赤壁赋》,另一篇就是归有光的《项脊轩志》。
《赤壁赋》的优秀在于其骈文的华丽,一篇偌长的古文,竟读来掷地有声,背书时尚可摇头晃脑,甚至未尝不可手执折扇,边背边玩弄,煞是一道风景。至于其中所述关于人生自然宇宙的大道理放到现在实在缺乏新意,只是当时思想禁锢的古人能想到这一层,有豁达至如此的境界也委实难免被人崇拜和赏识。
但我最爱的,还是这篇《项脊轩志》,没有并列。
《项脊轩志》是高中语文课本中开出的一朵奇葩。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高中的语文教育过于注重文学素养,总是强调文章的中心论点、写作角度等冷冰冰的东西,可我总觉得比文学素养更高层次是人文关怀,或者毋宁说,人文关怀才是一切习作的基础。《项》中那份刻骨铭心却又归于寂静的感情竟然曾经让我在语文课上萌生感动,虽不是什么重要的背诵篇目,我却愿意在早读课上一遍一遍地读着背着(在其他规定篇目背完的情况下,这是应试教育嘛- -),接受清晨的感动。
阅历越是增加,就越发容易喜欢上《项脊轩志》中所展现的情感。“儿寒乎?欲食乎?”“大母过余曰……比去,以手阖门……”,尤其最后那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更是令许多人潸然泪下。未必非得有相似的经历才得以共鸣,只要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看到这句话都会心有戚戚焉。而那句“大类女郎耶?”初读时只觉好笑,却是越回味越心酸,越回味越心疼,一个母亲,既希望儿子能靠考取功名来换得家族显赫,却又觉得儿子未免太过辛苦,这样复杂的情感,岂是我们一般人所能妥善处理和驾驭的?
《项脊轩志》给我的感觉就好似当初在语文课本内看到季羡林先生那篇《幽径悲剧》一样,有着淡淡的馨香,充满了人文的味道,两篇文章虽然一古一现,但都体现出了粗犷男子心中最细腻的情怀,为一个人、一棵树、一只猫(季先生后来的文章里有写到几只闻名燕园的猫咪也曾经以其最质朴的情感打动过我)去感动,甚至悲恸,我们又怎能不被这样的情怀所打动所痴醉呢?
闻说高中语文又改革了,《项脊轩志》被无奈删除。我如此理解教育部的行径,因为从古文技巧上来说,这篇文章的确没有很经典的字词和句式,可是教育部能不能理解一下我们的心情,无论是在高考路上的莘莘学子,还是为了高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苦工作的人民教师,都需要这样充满人文关怀的文章来苏醒已经麻木沉睡的心。
我为自己在高中时读过这样一篇文章而庆幸,同时为之后再也不能从课堂上读到此文的孩子们而感到悲哀。
家有语文书,吾毕业之时特地所留也,今已微微泛黄矣。

===============附原文==================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积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家有老妪,尝居于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于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于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从板外相为应答。”语未毕,余泣,妪亦泣。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

  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

  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陇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坎井之蛙何异!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