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与我有关的2011》之《祭2011》  

2011-12-31 19:10:26|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我有关的2011》之《祭2011》 - D调de玄小鹤 - 小D的玄鹤居
 
    其实相比08年分班、09年小高考和10年的高考来说,11年在我生命中是独具特色的一年,那三年,是以考试来勾勒生活的意义,而待在大学里,考试固然是最重头的事,可是杂事、闲事、琐事等各种事也在占据着我们的思维,让我们陷入一个又一个信息整合不及的大坑。我常在回想自己已经过去的大一里最重要的是什么,以前给出的答案是拓展人际圈,因为大一的时候我们还是白纸,想变成什么颜色就能变成什么颜色,那时面对这个学校,一切都是新的,可以飞速地认识许多许多人,而到了大二大三,交朋友的速度一定比不上大一,但是朋友不可滥交,可以想象如果周围都是整天不思进取动辄男欢女爱游戏人生的人,那要克服这样的大环境去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有人曾经质疑我交朋友过于功利,其实倒也不算,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只会和气场相投的人互相吸引,所以后来我更新了自己的答案,最重要的事并不是去找朋友,而是找自己的定位,你想成为怎样的人,才决定了你的周围会出现怎样的人。

好吧,我承认自己在2011年变得特别矫情,会想很多很多类似的问题,所以2011对于我的思想来说是盆满钵满的一年,也是我写文章最最勤奋的一年,一年发表的博文量达到了历年来最高,而且长文居多,写在本子上的文章数就更加数不清了。至少在两个室友眼里,我已经成为了标准“文艺青年”,脑子想很多与自己无关的事、矫情、特爱进行思考人生的工作、一讲起道理来就滔滔不绝、而且往往会牵扯到很多很多名人,她们都不认识,所以后来她们也懒得跟我讨论这方面的问题,我也很识趣地把自己的想法不外说只写下来给自己看。

她们俩现在是双双在自己班找到男朋友了,整天督促我赶紧找一个,反正班里跟我关系好的男生也不少,可惜问题的关键是那些男生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忍受我这种“矫情”的唠叨,说穿了,她们觉得我过于有思想(可我觉得自己依旧浅薄),应该会有人喜欢。然而思想这东西也就是外表迷人,当你真的决心去深入一个人的思想时,一定要做好被她啰嗦而不嫌烦的准备,不然会觉得她真的想太多。总之我觉得,要真正去理解一个人,还是件很难的事,我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谁能真正理解谁,而我们班的男生,别说理解,连个能了解的都没有。

不过网络倒真是一个不错的平台,至少我们凭着自己的兴趣个性去各个社交网站里蹲点交友,大千世界能容得下我这朵奇葩,必然也容得下与我相似的人。在这个默默寻找的过程中,我也算受益良多,认识了很多很有趣的人,还有一些直接发展成了笔友,将思想诉诸文字的感觉总让我们觉得很赞。而且在彼此交流的过程中,也开阔了我们的视野,人的生命有限,一个人只能过一种生活,可我偏偏是个贪心的人,想要尝试的事情太多,做不到,能听听别人的故事也好。

我总害怕在中医大待久了人会变成井底之蛙,只会抱怨考试的无奈,课表的全满,受不了三学期的制度,或是遗憾图书馆闲书太少……这样一来,我们会以为我们的生活很值得怨念,其实那句话说“谁的青春不苦B,谁的人生是容易”很有道理。至少我发现有人走上工作岗位后还有勇气重返校园,却因为零基础而学的步履维艰;有人未婚先孕却受到男朋友的责骂和毒打;有人以为逃离学校就是成熟,却发现社会的艰难让他愈发怀念校园的时光;有人名牌高校毕业,做着令人艳羡的工作,娶到了他认为很值得的老婆,但却受不了日子一天天如此平淡没有波澜……

我看到了每个人的不容易,才愈发珍惜现在的生活,尽管每个月花钱要精打细算,常要担心家人四散各地互相没有照顾的生活,偶尔也被周围人惹恼,或是被学习折磨得体无完肤,但我的生活还算充实,目标还算明确,虽然经常懒惰颓废,但我依旧感觉的到自己周围同学的关心爱护和来自远方的牵挂惦念,总之 ,是因为开拓的眼界,才能让我在生活里面对一切的不顺利时显得异常淡定。

2011年我做出的最大胆的一件事大概就是报了新闻学的二专并且立下决心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毕竟这是一条我一直想走的路,不过抛弃药学这样的实用性学科去选择新闻这种虚无缥缈的社科倒也的确难以被人理解了,至少学着汉语言文学的某姜就好心提醒我这是一条不归路,不过你说高二17岁那年立下的梦想,还没尝试着践行就让它平白无故夭折,怎么想我也不太情愿,就算我能老老实实蹲在研究所里拿着各种颜色花花绿绿的瓶子玩一辈子,等到我白发苍颜,回忆起自己最初的梦想时,还是会遗憾的。

我一直觉得,人有了想法,就要去做,失败不可怕,可怕的不尝试就放弃,失败了我可以回到老路,无非是耗费时间精力兜兜转转,而害怕失败是会导致一辈子的遗憾的。《梅兰芳》里那句话说得特别好,就是“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然而很庆幸,我周围的同学都还是支持我的,尤其是小然然,明明很想很想跟我一起去英国看London Eye,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支持我。她是彻底看到了我学化学的惨样,常说“你妈当年真是残忍”,我总说,没有我妈的残忍你现在能认识我吗。然后两个人就笑。

虽然有人支持多少算点慰藉,但孤独是必然的了,从中医大走出去,恐怕真正转行了的并不多。有人曾经问我说:你学了四年的专业知识,放弃了不可惜吗?——是啊,不可惜吗?我当然觉得可惜,可那样我放弃的只是四年,只是四年里的无用知识,如果我不放弃他们,或许我以后就不得不放弃一辈子的事业了,相比之下,哪个更值得呢?

不过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在我报名了新闻学二专之后,我准备将中医大的课程绩点视为浮云,高低都无所谓,可这样一来,考试压力小了不少,成绩倒反而好了。至少相比大一2.8的绩点+一门挂科来说,这学期的绩点竟然意外地超过了3.0,也许是之前太在乎反而放不下吧。

其实,真的,尽力就好,不必强求。

2011年,给我的感悟太多了,从学妹变成学姐,从干事成为副部长,从一个一心苛求事事完美到能够详略得当地放弃一些事,从一个有信息综合征、害怕错过消息的人变成了一个对八卦绝缘的人……无论怎样,2011年,同2010年一样,都是我的心智快速成长的一年,就算是揠苗助长我也认了,因为自己觉得很累但很值得。

而且,这一年,我开始修正一些关于家的命题,常常觉得自己在学校里从来没有与人争吵的经历,但在家,总是百般不顺心,尤其是奶奶家,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开始觉得老人们见一面少一面,于是想要去珍惜这些机会,尽管并不真的喜欢他们,但至少他们喜欢我,或者说,现在他们开始喜欢我了,所以我也要对他们好;我开始学着接受现在这个残破的现状,不再像大一那样纠结于什么是家,管他什么是家,我只要知道什么是家人就够了吧;也开始学着对父母好,有时明明没事,也会向老妈提出不大不小的要求,她说她这辈子是劳碌命,也许她为我劳碌了会更有满足感;有时也会主动给老爸打电话,虽然说的是极其无聊的内容,但我知道他喜欢……

是呵,写了这样冗长的一篇文章,我发现,在这一年,一切都在改变,人在轮换,事情在发生,有好有坏,我的心态也随之起伏着、变化着,我惬意地享受着周围人的爱,也尽可能地去呵护他们;我竭力地珍惜生活赐予我的幸福,也辗转着反馈给生活这样的讯息:我很好,谢谢。2011年,尽管发生了许多在我20年生命中从未发生过的事,但是我知道,世界并没有以痛吻我,我很幸福,所以我仍旧想要报之以歌。

明年是2012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无论它是不是真的,反正明天的太阳依旧照常升起,末日不末日的干我们什么事了呢?我一不能逃避二不能改变,还是老老实实地过自己的日子就好,那最后我也装一把文艺,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吧。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1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