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王二 渡边 路子野  

2011-01-20 21:05:56|  分类: 趣·剧漫书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二  渡边  路子野 - D调de玄鹤 - 小D的玄鹤居

 

王二  渡边  路子野 - D调de玄鹤 - 小D的玄鹤居

 

王二  渡边  路子野 - D调de玄鹤 - 小D的玄鹤居

 

寒假前我看了室友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不知何故,在主人公路子野的身上我看到了《黄金时代》中的王二和《挪威的森林》里渡边君的影子。

首先是想到王二,因为路子野也喜欢回忆自己曾经的故事,那份回忆,在文字中透着几分不羁和吊儿郎当的痞气,像极了王二。我一直深刻记得王二与陈清扬那段轰轰烈烈却又毫无避讳的爱情,《黄金时代》多少算是部王二回忆录,里面的文字故耍小聪明,却并不显得无赖和毫无底气,反而在多半时候会博得读者的会心一笑。

子野的童年不算轰轰烈烈,甚至还充满了“屈辱”——尤其是那句“我是不死鸟一辉”被他说成了“我不是死鸟一辉”——简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而莫名地挂在旗杆上,看到了那个闪亮亮的背影,也只算是童年里的惊鸿一瞥。回忆很惨痛,但子野的语言里却时刻透露出对往昔生活的嘲解和怀念,这份难能可贵的豁达多数时候也是能令读者会心一笑的。

在面对自己的回忆时,一个人能够表现出这等自嘲的潇洒,在小说故事里我只遇到两个——一个是路子野,一个是王二。

为什么像渡边?其实这只是我在读书过程中的一种感觉,读着读着脑海里就不自觉浮现出渡边君来了。

我一直觉得无论是渡边还是子野,骨子里都是孤独的。他们都有朋友,也有爱人,对待感情都有些严谨甚至战战兢兢,很少听到他们谈到自己的父母家人,仿佛生来就是一个人,到头来仍然是一个人——朋友逝去,爱人不再,那人生的一遭就如同他们每一次的旅行一样——总是一个人,途中也许会遇到一些人,影响他们,改变他们,但却始终难以敞开心扉,只愿固守着心中有限的小天地。

然而子野毕竟只是子野,不是王二,不是渡边,也不是他们两个的结合体,就如同韩寒不是王小波,不是村上春树,也永远不可能成为他们俩的结合体。

他会单独驱车接回友人的骨灰,会对一个怀孕的妓女几番帮助,他善良、自卑、还有些迷茫,他独自驾着1988,只是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可是这个世界回馈给他的,只是一个旅馆里实施特别服务的女人而已。想来,这个世界似乎在告诉他——你这一生,注定孤独。

但是,也只有一个孤独的人才能跟世界更好的交谈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