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小鹤de文字作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日志

 
 
关于我

电影控,kindle控,博客控,写信控,长跑与料理入门级爱好者,理科脑子文科心,爱读书,爱写字,爱新闻,爱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回家记  

2010-09-22 23:39:59|  分类: 记·萌之蚩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记 - D调de玄鹤 - 小D的玄鹤居

 

昨天让同学买了今早9:10的票,因为不是很熟悉路,我早上6:10就起床了,拎着我们超大号皮箱上了路。

路途方面还算顺利没走弯路,但是因为箱子又大又重,上下车总是影响别人,最苦的事是上下楼梯,地铁在地下,老高老高的楼梯啊,有电梯时还行,没有的时候真的很崩溃,虽然个别楼梯两侧有斜坡,但我并不明白为何斜坡要印上如此多的纹路来增加摩擦力。。我一直怕自己的箱子的轮子被崩掉。。。

找汽车总站时也很苦恼,警察叔叔说前面路口右转看到一个隧道过了就到了。可我右拐之后走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隧道,幸而那里之后没什么岔路,就一本道,我才在九曲十八弯之后找到所谓的隧道,隧道下全是摆摊卖山寨机的,来逛的人也不少,我看了一下,NOKIA,OPPO,还有SHARP基本都没逃过摊主的魔掌,其他也有一些,但我也不是都认得出,总之还挺黑暗。

9月22日的早晨,我,一个身高不满一米六的小女孩拿着一个高度有七八十公分的箱子游走在上海的街头,天空下着蒙蒙的细雨,还刮着微凉的风,撩拨起我的头发,我一边瑟瑟发冷,一边因不断拎起箱子而大汗淋漓,汗水被风一吹,温度又继续下降着,看着贯通的高架和地铁线,仰望高耸的建筑,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微漠,和一种地域认同感的缺失。能与我讲话的只有黑车的司机,售票的黄牛,飒飒秋风里满是我们这些人的无助……

记得那天看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一个叫地域认同的词深深刺痛着我,安德烈是混血,他说无论到哪里最重要的是要得到那里的地域认同,这样才活的自然。而我,一个中国混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分别是四个地方的人,让我到哪里去找那一份地域认同呢?我的籍贯地我自己不知道在哪里,出生于黄冈,在黄石待过很多年,3岁后一直到上大学前都在苏州,之后四年要与上海相依为命,此后还会到多少地方,我也无法预测,对着外面的人,我总说自己是苏州的,对着苏州人却不可以,到了上海之后更惨,北方人说我是南方人,南方人说我说话有儿化音是北方人,于是我又纠结了。

家对我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有爸爸妈妈的地方就叫家吗?还是应该有其他什么?故乡对我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出生地?籍贯?还是苏州?我想我会选择苏州,因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都在苏州度过,最美好的友情都在苏城沉淀,最纯洁的记忆都在这里永恒着。我深爱着这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可是那些人呢?那些黑车的司机们,那些卖票的黄牛们,他们的车牌分明写着皖、苏、浙、豫,分明有自己的家乡却要低声下气地跑到上海,接受白眼,接受冷漠,得到怀疑、否定、还有钓鱼执法,只为了不多的钱,这样背井离乡,值得吗?他们的地域认同定是比我简单的多了,大约都是世代住在同一个地方,就从这一代开始,要整理背包走出那里,操着有严重乡音的普通话低声下气地问上一句:你去哪?或是你要票吗?

地域认同感的消失会让他们在这座国际大都市里多么的寂寞和茫然啊。钢筋混凝土的建立不应该已损坏世情为基础,所有的教科书、家长、老师都告诉这个世界有多少小偷多少骗子,却没有人告诉我他们为什么会成为小偷和骗子,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可怜人远比小偷骗子多。

可惜我无能为力,这应该算是体制过度期的必然吧。

中秋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